国产色AV在线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阿拉斯戴尔·福斯特

2020-04-25 23:34:03

关注

艺术博物馆是陌生人聚会的地方,也是一个奇妙而神秘的地方。

当我们跨过这些公共机构的门槛时,便进入了艺术的时空隧道,目睹着每一位艺术家的所见。

事实上,我们不只透过他们的视野观看艺术品本身,还分享着他们对世界的看法,并与早已过世的艺术家们交流智慧、情感和创造力。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慕尼黑 1 号》(Munich #1 ),选自《博物馆的幽灵》(The Museum’s Ghosts )系列,2014 © Andrés Wertheim

安德烈斯·沃特海姆(Andrés Wertheim)的照片让我们对博物馆有了新的认识,它似乎是一个幽灵出没的地方。

视觉感知和人类想象力之间的复杂对话,是一台相机就能搞定的吗?

沃特海姆追求的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所做的工作似乎已远超摄影与生俱来的文字功能。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伊斯坦布尔 1 号》(Istanbul #1 ),选自《博物馆的幽灵》(The Museum’s Ghosts )系列,2014 © Andrés Wertheim

事实上,安德烈斯·沃特海姆的拍摄方式很简单,即将相机对准博物馆的不同主题进行多重曝光。

在他的镜头下,一幅画在另一幅画中纠缠着另外一幅画,艺术品和博物馆参观者被吸引到一个新的创作维度,生活在一个现实的而又充满想象的世界里。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巴黎 2 号》(Paris #2 ),选自《博物馆的幽灵》(The Museum’s Ghosts )系列,2014 © Andrés Wertheim

安德烈斯·沃特海姆于 1962 年出生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他跟随德国魏玛包豪斯大学着名导师奥拉西奥·科波拉(Horacio Coppola)学习摄影,随后周游世界,为多种报刊拍摄人物和事件。

他的作品曾在美洲、欧洲和亚洲广泛展出,其作品被阿根廷、比利时、巴西、加拿大、德国、俄罗斯和美国着名的公共机构和私人收藏。2018 年,他出版了《博物馆的幽灵》一书。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对话安德烈斯·沃特海姆

《博物馆的幽灵》系列深受公众喜爱,是什么激发你在博物馆里使用多重曝光的方式拍摄的?

安德烈斯·沃特海姆:从童年开始,我就迷恋于博物馆的参观者和展出的艺术品之间的微妙联系。

在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Amsterdam’s Rijksmuseum)参观时,我有了拍摄这个项目的想法。这种灵感并非像晴天霹雳一样突然出现,而是我记忆中的结晶。

在我之前的作品《共生》(Symbiosis)中,我也用双重曝光的方式拍了很多照片。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法兰克福 1 号》(Frankfurt #1 ),选自《博物馆的幽灵》(The Museum’s Ghosts )系列,2013 © Andrés Wertheim

另外,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激发着我去创作。小时候,我在西班牙托莱多的圣多美教堂看过文艺复兴艺术家埃尔·格列柯(El Greco,1541~1614)的画作《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the Burial of the Count ofOrgaz)。

他的作品带有一种戏剧性和表现主义风格,我仍记得画中憔悴的人的眼睛似乎在房间里跟着我转。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马德里2 号》(Madrid #2 ),选自《博物馆的幽灵》(The Museum’s Ghosts )系列,2015 © Andrés Wertheim

在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我曾看到一群人站在伦勃朗的名画《守夜人》(Night Watch)前,每个人都盯着这幅画,却没人关注同一房间里挂着的另一幅巨型画作。

我感觉,房间内其他作品中的人物似乎俯视场景,对自己的被“忽视”表示不满。因此,我决定用二次曝光的方式拍摄这幅失宠的画作和那些无视该画的参观者,使二者产生交集。

当我看到最终的照片时,喜悦感由心而发,当然,画面中展现的不同层次也令人着迷,我决定继续以这种方式创作,因此便从这个系列开始了。

可以描述一下这些图像的创作过程吗?它们看似使用了 PS 后期处理,但并非如此,对吗?

安德烈斯·沃特海姆:是的,这些影像并不是通过 PS 得到的。所有照片都是在博物馆采用双重曝光的方式拍摄的,两次曝光在同一帧胶片上进行,两个画面在同一场景中拍摄。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阿姆斯特丹 1 号》(Amsterdam #1 ),选自《博物馆的幽灵》(The Museum’s Ghosts ) 系列,2013 ©Andrés Wertheim

有时先曝光艺术品,有时先曝光博物馆爱好者,先后次序不同,得到的画面也不同,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者的间隔时间必须足够短。

在后期处理中,我可能会调整图片的颜色和色调,有时进行少量裁剪,但不会改变图像的内容。

拍摄是一个完全随机的过程,还是你懂得控制它?

安德烈斯·沃特海姆:可用的光照条件总在变化,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此,一方面我必须根据具体情况即兴发挥,另一方面必须精确地计算曝光量。

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的只有浅色物体在深色背景下的相对透明度,这可为填充空白区域提供丰富的细节。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慕尼黑 2 号》(Munich #2 ),选自《博物馆的幽灵》(The Museum’s Ghosts )系列,2014 © Andrés Wertheim

比如 2014 年拍摄的《慕尼黑 2 号》(Munich 2 )。刚开始,我只拍摄了一幅画的一小部分,以便将龙和僧人的脚分开,因此我集中精力摆出龙嘴的姿势,好像它在吞食那个坐着的男孩。

就在我松开快门的瞬间,一个男人走进了相框,我几乎没有注意到他,但当我看到最后的图像时,反而很惊喜,因为他腿的位置似乎与僧人的赤脚相匹配。这种巧合是偶然产生的,却放大了这个系列的“幽灵”特质。

我很享受整个创作过程,但也会不停地想象图像最终的样子。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创造一种戏剧性效果上,但有时我的想法似乎过于异想天开,不过,我也在创造一种对更广泛社会的视觉批评。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布宜诺斯艾利斯 3 号》(Buenos Aires #3 ),选自《博物馆的幽灵》(The Museum’s Ghosts )系列,2014 © Andrés Wertheim

你是否发现某些图像与某个博物馆有特定的共鸣?

安德烈斯·沃特海姆:《布宜诺斯艾利斯 3 号》(Buenos Aires no.3 )这张图片是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卢简河畔的 Tigre 艺术博物馆(Museo deArte Tigre,MAT)拍摄的。

这幅画的作者是阿根廷艺术家贝尼托·昆奎拉·马丁(Benito Quinquela Martin,1890~1977),他经常在这条河上画轮船和工人。在我的照片中,我把这幅画和一群中学生融合在一起,他们正走过同一个房间。

这家博物馆的经营者很喜欢这幅画,并买下它作为该博物馆的永久收藏,他们还订购了限量版的《博物馆的幽灵》图书在馆内出售。

目前,这张照片和贝尼托·昆奎拉·马丁的画并排挂在我创作这幅画的房间里。现在来参观的人可以和我照片里的青少年“互动”了……它创造了一个跨越时间和事件的有趣“循环”。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维也纳 5 号》(Vienna #5 ),选自《博物馆的幽灵》(The Museum’s Ghosts )系列,2013 © Andrés Wertheim

与人类视觉感知相比,你认为这些图片对摄影有什么意义?

安德烈斯·沃特海姆:摄影是为了以最忠实的方式表现现实,但也给我们提供了有趣的技术可能性,让我们把看似隐藏的东西带到现实生活中。

当然,这些图片也向参观者提出了问题,“当我们随意参观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当我们认为自己用心看的时候,错过了什么?”

沃特海姆其余系列作品欣赏

《你的另一个自己》(Your Other Self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用于投影的照片拍摄于菲律宾马尼拉(1998),通过投影最终得到的照片拍摄于布宜诺斯艾利斯(2011),选自《你的另一个自己》(Your Other Self )系列,© Andrés Wertheim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用于投影的照片拍摄于土库曼斯坦阿什哈巴德(2001),通过投影最终得到的照片拍摄于德国威斯巴登(2013),选自《你的另一个自己》(Your Other Self )系列,© Andrés Wertheim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用于投影的照片拍摄于尼德雷沙(1996),通过投影最终得到的照片拍摄于德国威斯巴登(2013),选自《你的另一个自己》(Your Other Self )系列,© Andrés Wertheim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用于投影的照片拍摄于曼海姆(1997),通过投影最终得到的照片拍摄于布宜诺斯艾利斯(2011),选自《你的另一个自己》(Your Other Self )系列,© Andrés Wertheim

小心!他镜头中的博物馆有“幽灵”出没

用于投影的照片拍摄于布宜诺斯艾利斯(2010),通过投影最终得到的照片拍摄于布宜诺斯艾利斯(2011),选自《你的另一个自己》(Your Other Self )系列,© Andrés Wertheim


来源:摄影世界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一大波神奇图片

人民摄影新媒体中心 0评论 2020-04-27

摄影师jimmy marble??? 强烈的色彩冲击

CNU视觉联盟 0评论 2020-04-27

瑞恩·麦金利的镜子

Ryan McGinley 0评论 2020-04-27

最高水平的人像摄影

古董圈 0评论 2020-04-27

擦鞋工变身超级英雄,背后的故事让人感动

维罗妮卡·桑奇斯·本科莫 0评论 2020-04-25

雨季的镰仓

CNU视觉联盟 0评论 2020-04-25

澳大利亚摄影师Warren Keelan的大海

臻空间 0评论 2020-04-22

宅家也能拍出让人惊叹的创意网红照!

摄影世界 0评论 2020-04-22

Xenie Zasetskaya镜头里的芭蕾舞者?

CNU视觉联盟 0评论 2020-04-22

地铁众生相

CNU视觉联盟 0评论 2020-04-22

15 张关于笑容的照片,瞬间治愈你的心

摄影世界 0评论 2020-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