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那些富可敌国的收藏家

蔡雨彤

2020-04-25 15:02:27

已关注

收藏家安思远

在资本横行的艺术市场中,各大拍卖行的私人收藏专场一直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当那些被珍藏多年的艺术品倾巢而出时,必然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这一特殊版块究竟创造过何种神话?其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

?

私人收藏专场

2019年全球拍卖销售总额达133亿美元,较2018年下滑了14%,高端拍品的缺失无疑是造成此番境况的关键原因。作为千万美元级别拍品的主要来源,重量级的私人收藏专场在过去一年里却未曾出现。

这种专场拍卖不仅成交率极高,作品质量也足以和美术馆藏品媲美。而其背后的藏家更是身份多样:从商业大亨、皇室贵族到国际明星,几乎人人都热衷于艺术收藏。

苏富比拍卖会现场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社会名流们“忍痛割爱”?实际上,这一切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艺术市场中盛行的“3D”定律影响。当藏家面临“Death(死亡)”、“Divorce(离婚)”或背负“Debt(债务)”时,出于财产清算、资金周转或投资需要,他们往往会出手藏品。今天,时尚芭莎艺术盘点了近年来曾轰动一时的五场私人收藏拍卖,为你揭示天价艺术品背后的秘密。

美国商业巨擘兼收藏家大卫·洛克菲勒

成交总额最高

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私人收藏

身为闻名全球的美国亿万富翁,大卫·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毕生从商,涉足能源、金融和房地产等多个领域,身价超过33亿美元。直至2017年去世前,他还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的董事会主席。多年来,他和夫人共同建立了完备的收藏体系,藏品数量超过三万件。

大卫·洛克菲勒和他的夫人

2018年5月,佳士得纽约为洛克菲勒夫妇举办了长达10天的线上拍卖和连续两场晚间拍卖。不仅1000多件作品无一流拍,成交总额更是高达8.32亿美元,打破了私人收藏专场的拍卖纪录。

毕加索《拿着花篮的女孩》,布面油画,154.8×66.1cm,1905年

其中,毕加索(Pablo Picasso)在“玫瑰时期”的作品《拿着花篮的女孩》以1.15亿美元的价格成交,竞价过程不到三分钟。而浪漫主义大师欧仁·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则凭借一幅987.5万美元的《虎戏龟》打破了十年前创下的个人拍卖纪录。

德拉克洛瓦《虎戏龟》,布面油画,45.1×62.2cm,1862年

除了这些出自大师之手的经典作品外,他们的藏品中亦是不乏新奇物件。无论是拿破仑一世时期的甜点餐具、乔治三世时期的梨型果木茶叶罐,还是19世纪时风靡欧美的帐篷马车,总有人心甘情愿为之买单。尽管如此,洛克菲勒夫妇依旧决定将拍卖的全部收益捐给慈善机构。

拿破仑一世时期的甜点餐具

19世纪的帐篷马车

藏品最中国

安思远私人收藏

相较于本名“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安思远”这个名字似乎更广为人知。这位美国藏家被誉为“中国古董教父”,自上世纪40年代接触中国艺术以来,对东方文化的热爱便一发不可收拾。

收藏家安思远

安思远收藏的元代瓷器

他的藏品涵盖青铜器、玉器、陶瓷、书画和家具等多种类型,仅是19世纪的中国书画就有500多幅。不仅如此,他还热衷于公益事业,曾通过无偿捐赠促成了《淳化阁帖》、西周青铜器“归父敦”和唐朝王处直墓的武士浮雕三件中国文物回归故土。

2014年8月3日,85岁的安思远因病去世。翌年3月17日,“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拍卖在佳士得纽约举槌。这十场拍卖不仅持续了五天,还按拍品类型和国别分成了六大版块,共计上拍1400件藏品,成交总额为1.61亿美元。

一套四把明代黄花梨圈椅

在万众瞩目之下,首场拍卖的成交率便达到了100%,并同时创造了四项世界纪录。其中,一套四把17世纪的明代黄花梨圈椅以968.5万美元的价格被一位中国藏家收入囊中,超出最低估价12倍。不仅影响了彼时市场内流通的中国艺术品价格,还引起了全世界对亚洲艺术的关注。

安思远位于纽约的家

幕后故事最悲惨

雷曼兄弟私人收藏

2008年,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控股公司宣布破产,全球金融危机即刻爆发,导致全球两亿人失业。为了偿还高达6100亿美元的债务,该公司的CEO理查德·福尔德(Richard S. Fuld)及其夫人不得不将多年来收藏的艺术品悉数送去各大拍卖行出售。

倒闭的雷曼兄弟控股公司

翌年11月,总部位于费城的弗里曼(Freeman’s)拍卖行受美国破产法庭委托,分三批拍卖了雷曼兄弟名下的800多件藏品。在首次上拍并全部售出的283件藏品中,囊括了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和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等波普艺术大师的作品。

罗伊·利希滕斯坦《I Love Liberty》,综合材料,82.3×53.6cm,1982年

2010年9月,苏富比纽约又为雷曼兄弟举办了私人收藏专场拍卖。其中,朱莉·梅雷图(Julie Mehretu)和刘野的作品分别以100万美元和96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最终共计收获1200万美元。虽然这几场拍卖的成交总额均超过了估价,但与巨额债款相比却仍是杯水车薪。

朱莉·梅雷图《Untitled 1》,综合材料,152.4×213.4cm,2001年

前期争夺最激烈

A·艾尔弗雷德·陶布曼私人收藏

在群雄逐鹿的艺术市场中,各大拍卖行之间互相争抢份额是再常见不过的事。2015年4月,91岁的苏富比前总裁A·艾尔弗雷德·陶布曼(A. Alfred Taubman)去世,留下了500多件价值5亿美元的藏品。为了争夺这批遗产的拍卖权,苏富比和佳士得展开了长达半年的“厮杀”。

苏富比前任总裁A·艾尔弗雷德·陶布曼

于苏富比而言,陶布曼的意义非凡。1983-2002年间,苏富比在他的带领下从一家资产值仅为2000万美元的拍卖行一跃成为上市公司,业务范围遍布全球。为了扞卫荣光,苏富比锲而不舍地与陶布曼的家人进行了多次沟通,最终赢得了这场无硝烟之战的胜利。

莫迪里阿尼《Paulette Jourdain》,布面油画,100.3×65.4cm,1919年

同年11月,“A·艾尔弗雷德·陶布曼:博蕴菁藏”专场拍卖亮相苏富比纽约,囊括了大量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作品,成交总额达3.7亿美元。其中,莫迪里阿尼(Modigliani)的一幅经典女人像以4281万美元的成交价冠绝其它所有拍品。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和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则位居其后。

威廉·德·库宁《Untitled XXI》,布面油画,203.2×177.8cm,1976年

藏家最时尚

伊夫·圣罗兰私人收藏

作为打破服装中性别区隔的第一人,法国时尚设计师伊夫·圣罗兰(Yves St. Laurent)至今仍被奉为传奇。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位将艺术与生活完美结合的收藏家。多年来,在他与伴侣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é)的精心装点下,他们位于巴黎第七区的家成为了一座小型“美术馆”,每一件艺术品都与弥漫着古典情调的室内设计相得益彰。

时尚设计师伊夫·圣罗兰和他的伴侣皮埃尔·贝尔热

时尚设计师伊夫·圣罗兰的家

2008年,圣罗兰因脑癌去世。贝尔热决定委托拍卖行出售他们的私人收藏,并将部分收益捐给慈善机构。翌年二月,佳士得纽约在巴黎大皇宫(Grand Palais)举行了预展,吸引了三万多人慕名前来。


伊夫·圣罗兰和伴侣皮埃尔·贝尔热的私人收藏专场拍卖现场

这场世纪拍卖共计上拍700件藏品,除了古斯塔夫·克林姆特(Gustav Klimt)和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等人的画作外,还有大量巴洛克时期的首饰及家具。

不仅单场竞拍藏家达1500人次,为了场外委托的顺利进行,拍卖行甚至内置了100条电话线,成交总额达4.77亿美元。实际上,在洛克菲勒夫妇的私人收藏面世前,这场拍卖创下的纪录一直未曾被打破。

马蒂斯《Les coucous, tapis bleu et rose》,布面油画,81×65.5cm,1911年

由此可见,私人收藏专场一直是各大拍卖行的重头戏。尽管如此,高古轩(Gagosian)、佩斯(Pace)和阿奎维拉(Acquavella)画廊却共同击败了苏富比、佳士得和富艺斯三家一线拍卖行,于今年二月获得了出售已故美国金融家兼收藏家唐纳德·马龙(Donald Marron)遗产的权利——这是否意味着艺术市场的大洗牌?时间自会给出答案。



原创:蔡雨彤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