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倪军:也许你因为画了一朵花就像去了一趟外国

maanart

2020-04-23 15:52:28

已关注

在疫情依旧肆虐的当下,做这样一个“无用”的专题,多少有些不合时宜。面对这场世界灾难,想必不少人也会感到艺术的“无用”。只是,无论这个世界奔向何种境地,艺术依然会在。一些无用的思考也依然被需要。就当是在这纷乱与晦暗的现实之下,一次充满无力感的无为之为。让我们一起安静下来,找出一个角度,整理一些或许无关紧要的思考,记录下来。仅此无它。

面对现实,艺术家有与常人一样的困惑和痛苦,但通过艺术,进行一种安静的抵抗,同时保持清醒的观想,也许是当下所能作出的最好的应对。

倪 军

1963年7月生于天津市

艺术创作涉及油画、宣纸作品和摄影,题材涵盖历史事件、典型人物与日常景物,风格间或沉郁与清雅、以色彩和笔触聊写个人情怀,以画面的一种心理距离带给观者凝视后的特殊感受。

倪军曾长期生活创作于纽约和加利福尼亚并曾执教于美国和中国多所艺术学院,现居北京市朝阳区。

潮来夜半

布面油画

50 cm x 60 cm

2020

昆明冬笋(局部)

布面油画

50 cm x 100 cm

2020

料峭东风翠幕惊(局部)

布面油画

50 cm x 60 cm

2020

一个艺术家身处的地缘环境,不可避免的会对其创作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而这种在地性对于艺术创作来说,会以何种方式参与到作品中?它在为艺术创作提供养分的同时,是否也形成了某种限制?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在地性是否就意味着牺牲开放性与多元性?又或者,越是在扁平化、通识化的时代,艺术的在地性愈发可以显示出其特异价值?

针对这些问题,艺术家倪军老师结合自身的经验给出了他的答案。感谢倪军老师,让这些略显宽泛又漂浮的思考,顺利的落入了他充满趣味而又具体可感的倪军式文字里。

                                                                                                       

倪军:也许你因为画了一朵花就像去了一趟外国

我平时在北京创作。四环路外侧的家里画一米以内尺寸的画,两米三米的大画在乡下的工作室画。有时候也在天津我父亲家里画。在河南、荣成或者广东就在现场画。以前在纽约、洛杉矶画了很多,基本上都运回北京了。所以我在不同城市不同的乡村画画从很早就习惯了。这在传染病疫情时期是个禁忌。是禁忌就会让人兴奋,所以最近常常幻想着听着涛声画画。

不同的地方造成一个人画画的激动点和着眼点的差异。有时候故意寻求这种差异,有时候不再寻求这种差异,比如我画一系列大幅的花卉题材时我是往深里头走的。花卉能够让画家往深里走,这个体验也很有意思。这时候的一段时间里你甚至忘了自己在哪里,即使你在一个很小的工作空间里你也觉得很广大。这个在中国诗文里都有很好的句子来描绘。

因此你的作品的差异性不一定是因为不同地域不同文化,有时候不同的作品内容就会让一个画家的思想视野有很大的虚拟空间的尺度感。也许你因为画了一朵花就像去了一趟外国。

互联网时代的在地性依然很重要。这在你画完画要去吃饭的时候就被回答了。如果画完了收工了以后,你没有吃到对胃口的饭,通常是晚饭了,那你就受罪了,进而也会感到对工作成果发脾气,当然也会可能因为工作成果而扭转了脾气。在地性重要的是心理状态;我自己是一个很快即可出现在地感的人,到了南美洲到了海南岛到了欧洲或者日本都会在一两个小时内让周围的人觉得我住了好几年了。推进到一个位置,打开作战地图,找到几个“点”,准备行动。就是这种感觉。我的画、我的摄影都和我这个性格有关。我比较容易打破地图或者地球仪上的色彩分割,所谓地图四色问题,这个小的时候接触过的数学问题我很容易去化解掉;很简单,男孩子都喜欢地形,而后才看行政区的划分。

2020年以来我创作丰盛,心潮激荡并伴随着高高低低的抑郁症现象。本来画画的人里头有一部分人就是寻求一种不安分感的,有一部分人是喜欢秩序感和有规律的生活的。我是在不安分中寻求更不安分的那种天生有毛病的人,所以期待2020年头三四个月之后世界产生的变化。我们很可能走向一种有现代技术设备可使用的古老生活方式里。这对画家来说没有什么不能承受的。我正在日夜思考新的创作问题,在疫情以来大量工作的成果上。和地域地点这个问题有关系吗?必须和“在地性”带来的心情有关联,和那个实际的地理位置的表面关系不深。我不是那种“景点式”画家,我无论画哪里都是一种形而上的场景。画家每一天工作时的心情问题要大于地理位置,尤其是我这种人。有一点悲哀,但是基因如此。我很羡慕心理素质超强的画家同行,没有太大的情绪起落问题。

很多同行觉得“突围”是个笑谈。比如我想到巴尔蒂斯和莫兰迪,突围,在在地性课题基础上的,就什么问题都不是。而毕卡索那样的就是突围小分队的。那么杜尚呢?杜尚要求不重复自己,觉得重复了自己很可耻,那他是心理突围尖刀排的。杜尚其实也喜欢游走;除了下棋的时候安分,其他时候他是心里很躁动的,就是很躁的那种人。他是外表谦和雅致,长相具有欺骗性。说到你们这次很好的这个话题“在地性与突围”,我善良地想到了一个善良的人,麦克·海泽,他的在地性和突围感是可以当做范例的。我以后有机会再聊他。他在大沙漠上要偷偷地挖一块地皮算是他的作品,天上空军的飞机在追剿他,还说不上追杀,他就要躲避和隐藏,他成全了同时存在的“在地与突围”。苏东坡也有点这个性格。惊涛拍岸是在地性,卷起千堆雪就是突围了。唉,一时多少豪杰呀。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看着麦克·海泽那真是可以笑呵呵地认为他是一位可爱的美国青年。毛主席纵横捭阖,谈笑间就”在地和突围”并举了。我们可爱的汉字用纵横捭阖四个字真是把在地性与突围这个法国式加美国式哲学新概念简洁地集合到位了。

 

2020年4月14日

大风直播(局部)

复合板油画

42 cm x 28 cm

2020

金枝玉叶

布面油画

50 cm x 40 cm

2019

望云楼(局部)

布面油画

40 cm x 50 cm

2019

夜听江流(局部)

布面油画

50 cm x 100 cm

2019

草茵紫

布面油画

60 cm x 50 cm

2019

苏黎世的花桶 

布面油画

60 cm x 80 cm

2019

朱顶绝峰(局部)

布面油画

50 cm x 100 cm

2019

昆明冬笋

布面油画

50 cm x 100 cm

2019

凡事尊荣(局部)

布面油画

60 cm x 80 cm

2019

雅香

布面油画

40 cm x 30 cm

2018

除了花卉,倪军也画了大量的以鱼作为题材的画,画中的鱼肉、鱼鳞、鱼鳍构成不同质感交响,对应着不同的用笔方式和手腕力度。新画很重要一点,是强调了写生的时间性——鲜花在摘下之后、鱼在斩断之后,就倒计时般地开始变质,这种与时间较量的状态,也是成熟艺术家进入艺术下半场所要面对的又一主题。艺术生涯的下半场有着这样的谜底:“晚期风格包含了一种不和谐的、不安宁的张力,最重要的是,它包含了一种蓄意的、非创造性的、反对性的创造性”(萨义德)。

  于瀛,2019

仙村梦

布面油画

40 cm x 50 cm

2019

渔民(局部)

布面油画

40 cm x 50 cm

2019

四条梭鱼

布面油画

80 cm x 60 cm

2019

倪军视“干枯之后的玫瑰是不入画的、干石榴则是入画的”,在我看来,他所选的事物都有着不同意象指代:我常觉得玫瑰代表着甜蜜生活的恩赐,包括异性的爱、舒适的生活、无忧的经济;而石榴则是倪军在他揽镜自照之外的自画像(倪军在46岁时画过谐音的《四石榴》)。斩断的鱼对应着五饼二鱼的典故,鱼的奉献在画面中因此显得神圣而庄重。倪军认为,“恩典够用”是这个阶段颇为核心的概念,我认为观众可以这样理解这个成熟中年男性艺术家的画作:拥抱生活的热情,不仅建立在对自我工作的准确检视、对自身人生主题的不断回访上,也在对那些恩典与未知保有的信仰与敬畏上。画家的每一步细小的推进都非常艰难,倪军从结构严谨的工作惯性里走出来,重新面对自己与画布的动态关系,是非常需要勇气的,做到目前的画面状态,可称精彩。总之,我觉得因为他用“恩典够用”的心态,才产生了这神来之笔。

于瀛,2019

谁谓古今隔(未完)

布面油画

40 cm x 30 cm

2020

谁谓古今隔

布面油画

40 cm x 30 cm

2020

风吹麦浪

布面油画

40 cm x 50 cm

2020

陈永生(局部)

布面油画

60 cm x 80 cm

2019

南国大利(南瓜大梨)

布面油画

60 cm x 50 cm

2020

因病毒而画在果品盒子上的水果静物

纸板油画

35 cm x 42 cm

2020

四支大红桃

布面油画

30 cm x 30 cm

2016

毫无疑问,倪军近期的绘画进展非常大。表面上看,新作题材仍是他近十年反复较量着的题材:鲜花静物、朋友肖像、城市天际线风景。然而新作显示出一种和前作截然不同的气息:一种汹涌蓬勃的疯狂突如其来。

 于瀛,2019

暮云踏雪

布面油画

50 cm x 40 cm

2020

画在CHAO酒店礼品盒子上的中国尊

布面油画

40.5 cm x 32 cm

2020

闲照晚妆残

布面油画

40 cm x 50 cm

2020

落霞明 暮云平(局部)

布面油画

40 cm x 50 cm

2020

高楼夕照

卡板油画

20 cm x 28 cm

2020

驳船回岸

纸本丙烯

37.5 cm x 52.5 cm

2019

胶东石岛

纸本丙烯

37.5 cm x 52.5 cm

2019

 

倪军2019年深秋在河南登封嵩山  摄影:陈永生


倪军2019年12月在山东荣成石岛  摄影:宋涛



创:maanart 

文章来源:漫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