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当牛仔不再拔枪

时间的幻影

2020-04-10 15:00:04

关注

如果说《正午》意味对传统西部片的革新与颠覆,那么比《正午》晚一年出产的《原野奇侠》则比前者更进一步,它不但探讨了西部片全新的主题与内涵,更隐约地宣告了西部片近乎山穷水尽的黄昏。

《原野奇侠》的主角宣恩,虽然与传统西部片的主人公一样是一个独来独往的神枪手,只身一人来到西部荒野的小镇,但是与过去的那些牛仔截然不同的一点是,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试图隐姓埋名的过客,一个不愿意拔枪的“普通人”。

宣恩借住在一户农民斯塔雷特的家中,受到了他们一家的热情款待。平时宣恩自己也就像一个普通农民一样,帮斯塔雷特做一些农活,在这里他脱下了牛仔的衣服,试图融入一个平凡的家庭。

然而这样简单平静的生活却很快遭到了破坏,小镇上的牛仔雷克等人为了吞并农民的耕地,不断地用武力骚扰他们。善良的斯坦雷特等农民自然不愿如此轻易地放弃自己辛勤耕作的家园,于是集合起来反抗。但是他们显然不是雷克等人的对手,最终只得由退隐的牛仔宣恩重新出山解决问题。

《原野奇侠》一片所表现出来的主要冲突,已经不再是传统西部片中典型的正邪之争,雷克为首的牛仔虽然横行霸道仗势欺人,但是却属于过去那种典型的牛仔作派。他们认为原先只是荒野的这片土地是由他们所辛苦开拓出来,农民没有权利就此坐享其成。

雷克一伙所代表的,正是蛮荒的西部,那时的法则是弱肉强食,暴力是最好的通行证。而斯塔雷特等农民,则是新时期文明社会的象征,他们不再以逞强斗狠为乐,不以拔枪杀人为业,而是勤恳踏实地耕作土地,建设家园。

他们的背后,是女人与孩子,是温暖的家庭。在他们的世界里,暴力必须被约束起来,正义需要经过法庭与审判来得以实现。

家庭这一元素在片中被着力突出与放大,宣恩甚至爱上了斯塔雷特的妻子(他们之间的感情一直坚守底线,保持着一种朦胧的美感),而且成为了斯塔雷特夫妇的孩子的友好玩伴。在这个家庭当中,这位神枪手体验到了久违的温馨与平静。

影片另一意味深长的对比,是宣恩在刚到小镇不久后就在酒吧遭到过雷克等人的群攻羞辱,但是那时的他只是适当地表示了反击,却并未拔枪。

但最后当雷克一伙威胁到镇上所有居民的家园时,他还是选择了重新拿起自己的手枪,用最牛仔也最极端的方式解决了麻烦。

影片的叙事节奏,明显不同于过去的西部片那样讲究紧张与刺激感,而是时时都在刻意淡化剧烈的冲突,充满一种隐忍的气质。宣恩的行事方式,也不是过去的牛仔那般典型的快意恩仇,他最终重新选择枪支代表的暴力,更像是被逼迫之后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

宣恩是一个无奈的尴尬角色,一方面他极其想要融入那个文明的新社会,但是却始终抹不掉自己身上带有的蛮荒色彩。他的枪决定了他终究只能属于那个逝去的时代,只能孤独地离开这个文明的新世界。

正如影片反复强调的那样,这里已经有了监狱,再也不是一个凭借一杆枪就随意抢夺土地的社会。影片将西部社会由暴力和野蛮走向和平与文明的过程刻画出来,宣告了过去的西部法则的没落与衰亡,也预示着西部片的黄昏。

片中几处细节,都表现了这一点。例如,宣恩腰间的手枪,俨然已经是孩子的玩具;而宣恩与斯塔雷特联手推倒的旧木桩,也象征着旧秩序被推翻的必然。

在此之后,越来越多的西部片开始关注蛮荒西部与文明社会的这一演变过程,在此过程中的冲突与对立。

这些影片最后所昭示的,也都是如同本片一样的结局——从蛮荒向文明过渡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进程,任何的英雄与传奇也难以阻挡这一切发生。

《原野奇侠》的最后,宣恩骑着马独立远去,斯塔雷特的孩子拼命赶上去呼唤着宣恩的名字,希望他回来。然而在夕阳之下,宣恩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


来源:时间的幻影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