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那些年被盗又被送回来的艺术品,贼说,我压力太大了

阿尔法君本人

国产色AV在线2020-04-06 14:12:23

关注

被盗梵高画作《纽南春天里的牧师花园》

在梵高(Vincent Van Gogh)诞辰167周年的3月30日凌晨,创作于1884年的风景画作《纽南春天里的牧师花园》( The Parsonage Garden at Nuenen in Spring)在荷兰东部的辛格·拉伦博物馆被盗。截止到今天,画作依然未被找回。

延伸阅读:梵高生日当天,他的画在荷兰博物馆被盗

偷艺术品的事件在西方国家一直屡见不鲜,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偷盗艺术品的贼似乎就应该品位很高,跟别的贼都不一样。要不是这样的,

图源:偷天陷阱

要不就是这样的。

图源:纵横四海

而当我们按照电影里那些既聪明又身手矫健的帅哥美女们来想象这些江洋大盗的时候,一定是走偏了。现实中,这些人长得如何不知道,但智商、情商和心理素质,实在令人堪忧......

 

偷了名画后又给送回来,这么荒唐的事情已经在欧美屡次发生。最近的一次是在2019年12月,克里姆特(Gustav Klimt)一幅失踪了将近23年的《淑女肖像》(Portrait of a Lady (1916-17) )被当年偷它的贼又还回来了。

 

克里姆特失踪了将近23年的《淑女肖像》被里奇欧迪现代美术馆的园丁在一个神秘的门后被发现© Rex Shutterstock

这幅克里姆特的作品是1997 年,在意大利北部皮亚琴察的(Piacenza)的里奇欧迪现代美术馆(Ricci Oddi Gallery ofModern Art)被盗的。

 

去年年底,美术馆的园丁在清理墙壁绿植时,意外地发现了一扇金属门,门内放着一个黑色的塑料垃圾袋,打开的一瞬间他惊得目瞪口呆,因为塑料袋里放着的正是《淑女肖像》。


 发现《淑女肖像》现场 图源:腾讯

 

此画的创作时间是1916至1917年,正是克里姆特去世前一年。1925年由意大利收藏家里奇欧迪(Giuseppe Ricci Oddi)购入,此后一直存放在里奇欧迪自己的同名美术馆中,直到1997年2月22日在一场特展准备过程中失窃。这幅画估价至少6600万欧元(合5亿人民币)。

 

之所以估值如此之高是因为在1996年,盗窃案发生的前一年,一位年轻画家在资料中发现,克里姆特一共创作过两幅“淑女肖像”,但是其中一幅神秘失踪了。

 

艺术家与画廊负责人共同对《淑女肖像》进行了X光检查,结果发现那幅丢失的“淑女肖像”就隐藏在这幅画中。人们推测,1912年画中的模特,也就是克里姆特的情人去世后,他想尽快摆脱悲伤而在画上创作了新的画。

 发现《淑女肖像》现场 图源:腾讯

今年(2020年)1月,一位一直追踪这一事件的记者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这个人声称自己就是偷这幅画的贼,同时,这位记者还收到一封信,当中说“作为送给这个城市的礼物,我们将画送了回来。”这样的脑回路,怕是一般人不能比。

 

两个盗贼在4年前就把画藏在了这个小门中,因为那个时候偷盗的诉讼期刚过。并且一直盼望着有人能发现它,还曾经给了这个园丁好多暗示。

图源:腾讯

现在,这俩贼希望他们归还被盗作品的“慷慨”行为能让他们在目前受到的另一个偷盗指控中获得宽大处理。

 

他们声称,曾多次承认自己偷了画,但从来没有人相信他们,他们甚至给出过这幅画保存多年的地址。目前这个案件还在审判当中。

 

另一个犯罪分子抛弃自己偷盗的“战利品”的事是在2003年, 当一位对当代艺术几乎一无所知的妇女,伊丽莎白·吉布森(Elizabeth Gibson)在纽约曼哈顿散步的时候,从垃圾堆中发现了一幅画,当即决定将它带回家。“尽管我不明白它画的是什么,但我能看出来它很有力量。”伊丽莎白表示。

伊丽莎白·吉布森站在她发现鲁菲诺·塔马的画作《三个人》的地方,当时画就躺在一堆垃圾里,Photo: Seth Wenig, Associated Press

 

伊丽莎白花了四年时间想找到有关这幅画的信息,最后在“古董巡回展览”的网站上发现,原来它是1989年被盗的一幅大师之作。

墨西哥艺术家鲁菲诺·塔马约(rufino tamayo)在1970年创作的作品《三个人》(Tres Personajes)图源:theartwolf

 

这幅画是由着名的墨西哥艺术家鲁菲诺·塔马约(rufino tamayo)在1970年创作的作品《三个人》(Tres Personajes)。1977年在苏富比的一场拍卖会上,一位休斯顿的收藏家以5.5万美元的价格拍下了这幅画,作为礼物送给了妻子。10年后,当这对夫妇搬到新家时,它从储藏室被偷走了。

 

因为归还了这幅作品,伊丽莎白获得了15,000美元的奖励。而这位夫妇中的丈夫死后,妻子决定拍卖这幅作品。2007年,这幅画以100多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这位伊丽莎白还获得了售价的一部分作为奖励。

 

偷是简单的,但如何处理偷来的艺术品,成为了多数艺术大盗的难题,甚至让他们吃不好睡不好,恐慌的不要不要的。

 

很多小偷都是在偷其它值钱东西的时候,捎带手带一张艺术品走,完全在计划之外。而如何能卖掉这些作品,他们一无所知。如果他们意识到了这是一件价格不菲的大师之作,而试图交易却失败的时候,就很有可能触发立刻将作品摆脱掉的心态。

Residential School Totem Pole,Photo Robbie PurdonAPTN

去年(2019年)10月,加拿大蒙特利尔美术馆(Montreal Museum of FineArts)的外面,一位加拿大土着艺术家查尔斯·约瑟夫(Charles Joseph)所创作的一根图腾柱《 Residential School Totem Pole》,被一群喝大了的贼偷走了雕像的左手。事后,小偷不但归还了那只手,还附了一封道歉信:“当时,我们完全不清醒,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图腾柱到底是啥。当我们知道了它的含义,它代表了那么多人之后,顿时震惊得胃里一阵恶心……”

 

 

加拿大蒙特利尔美术馆门前the Residential School Totem Pole上面丢失的一只手,Photo Robbie PurdonAPTN.

当用尽了所有办法,都不可能将艺术品换成钱以后,把它还回去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国际追回艺术组织”(Art Recovery International)的创始人克里斯托弗·马里内洛(Christopher Marinello)曾经分析道:刚开始,多数盗贼们总希望立刻将东西卖掉,失败之后,他们通常会试图让画的主人赎回作品,或者希望保险公司能站出来通过给予他们奖励把画要回来。当这些方法都不灵的时候,他们就开始紧张,会觉得手里的艺术品成了烫手的山芋,风险度越来越高。

 

这个时候,一是将它毁了或丢掉,二是将它送回去,一般盗贼都会在这两种选择之间挣扎犹豫。而送回去的选项没准儿可以帮助自己减刑或者逃过牢狱之灾。

当他们左右为难的时候,就会先把画藏起来,来推迟做决定的时间。不过这会也有可能被人发现。盗贼们还会觉得,当最初的犯罪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以后,那么站出来似乎就是安全的。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盗贼被自己内心的罪恶感打败,自愿归还偷盗的艺术品。或者对父辈们的偷盗行为感到内疚。

德国党卫军将军的儿子霍斯特·瓦赫特(Horst W?chter)就曾经在2017年,归还了他母亲1939年从波兰的克拉科夫国家博物馆(Kraków’s National Museum)拿走的三件艺术品。霍斯特表示自己的行为希望能感染更多的人归还艺术品,“我不是为了自己而这么做,而是为了我的母亲。”

 

2017年2月26日,三幅艺术品被交给波兰官方,图源:stuff

说回梵高,似乎盗贼们对梵高的作品特别偏爱,这位天才艺术家生前命运多舛,死后作品都不得安生,不断地被盗。据统计,这些年先后有28张梵高的作品先后从荷兰被盗,但是最终都被寻回。

 

一次发生在1991年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Amsterdam’s Van GoghMuseum)经过精心策划的梵高作品盗窃大案,在逃跑的盗贼们开的车轮胎爆了以后,不得不迎来凄凉的结局……

 

梵高最着名的作品之一《吃土豆的人》在1991年曾经短暂地失窃 图源:Universal History Archive/Shutterstock

盗走的20幅梵高作品还包括他的代表作《吃土豆的人》,总价值约5亿美元。事发后半小时,画作在博物馆附近的一辆遗弃的汽车里被发现,四名男子随后被逮捕并定罪。

 

在2002年,还是从这个博物馆被盗的另一件作品比这次“成功”,两幅画作《离开努南归正教堂的教友会》(Congregation Leaving the Reformed Church in Nuenen) (1884-85)和《舍韦宁根海景》(View of the Sea at Scheveningen)(1882)在15年后,2016年的意大利打击有组织犯罪的行动中被发现。

梵高作品《席凡宁根海景》 (1882) © Van Gogh Museum

2003年,毕加索(Picasso)、梵高(Van Gogh)和高更(Gauguin)的三件作品在英国惠特沃斯美术馆(Whitworth Art Gallery)被盗。几天后在曼彻斯特美术馆(Manchester Gallery)附近的一个公共厕所被发现。这些作品被卷在一个筒里面,并附有一张便条(怎么那么爱写小纸条?),说明他们的意图不是偷窃,而是“强调美术馆可悲的安保措施”。

 

去年(2019年)11月,一个特别猛的盗贼团伙从伦敦的达利奇美术馆(Dulwich Picture Gallery)偷了两幅伦勃朗的作品。这两幅作品是美术馆借展来的。

此犯罪团伙与保安人员和警察扭打成一团后,其中一位警察的眼睛被不明喷雾喷伤,作品还是被带走了。但不久之后,这些作品就被发现,就在附近的树丛中,之后被安全地归还给了卢浮宫和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到今天为止,距梵高的作品《纽南春天里的牧师花园》被盗走的日子已经过去6天了,立即被追回的可能性已经过去,但正如大多数被盗的重要艺术品一样,它最终都会浮出水面。

原创:阿尔法君本人

文章来源:ArtAlpha艺术阿尔法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在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 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