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帕帕约安努在剧场里的六小时

小鸭张嘎

2020-04-01 10:31:34

关注

世界剧场日2020

新冠疫情,世界剧场日2020

想到三个问题,然后自问自答:

1. 剧场是什么?

答:剧场是表演者和观众之空间与存。

--------------

2.剧场在哪里?

答:哪里有观众,哪里就有剧场。

------------

以上图片均来自网路

3. 剧场能装什么?

答:本期能装下帕帕约安努的6小时

--------------

帕帕约安努「Inside」50倍速

上传「Inside」的节选三次,第一次是在微博上已经成功的9分钟剪辑版,没过!都是裸露惹的祸???都已剪到“看不见”了啊!!!一恼火,我把全版6小时用50倍加速缩成了6分钟的这个“遮丑”版,依然没过。最后试了一次,不出现帕帕的名字和任何信息,——过了,立图为证。(在“阅读原文”是刊登在微博“inside”的节选视频)

「Inside」在剧场的六小时

疫情在线,艺术家在线。虽然上帝给全世界的剧场“按下了暂停键”,但演出不能停。所以,世界各大剧院还有艺术团体、艺术家都纷纷在线上做了一个“行为艺术”:

the show must go on.

希腊导演帕帕约安努,也在线上放出了他最钟情的作品「Inside」,6小时,无明显的开始和结束,30位表演者,以多种组合叠加方式重复动作,一气呵成。——当然,这也成了帕帕约安努的“票房滑铁卢”

这部长达6小时的“票房毒药”,在雅典的剧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次裸露的表演盛宴???一次观众窥探的狂欢???那这些在帕帕的作品里,又意味着什么??

小鸭邀请豆瓣小伙伴“他的声音和房间”,带来一篇关于帕帕「Inside」的深度翻译长文。文章来自英国利兹大学文化表演学院的戏剧教授George Rodosthenous主编的「窥淫剧场——视觉的快感」书本引言:“凝视禁地:窥阴癖的合法化”节选

凝视禁地:窥淫癖的合法化 

文章:George Rodosthenous

翻译:他的声音和房间

欧里庇得斯(Euripides)的悲剧《酒神的伴侣》(The Bacchae)创作于公元前405年,其中彭透斯(Pentheus)一角被视为戏剧史上第一个窥淫癖。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赐给彭透斯一个机会,允许他偷看酒神的女信徒们在山上举办的狂欢仪式。彭透斯接受了这个机会,但他首先必须隐藏自己肌肉发达的男子气概,乔装打扮成女人以便偷偷地混入狂欢队伍。彭透斯渴望着能够一睹女信徒们在山上载歌载舞的迷狂场面,但他不知道这是一个恶兆,最终他将被自己的母亲杀死直至砍下脑袋;他为自己那只是一时之欢的视觉快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在莎乐美(Salome)的神话故事(尤其是王尔德[Wilde]1891年的改编版)中,莎乐美为希律王(Herod)献上“七层纱之舞”。但她要求施洗约翰(John the Baptist)的脑袋作为报酬,以此完成母亲的复仇计划。从那时起,观众就可以频繁地在剧场中看到一些禁忌行为的表演,比如性接触、宽衣解带和(所谓不小心的)走光。裸露在欧洲的剧场中逐渐成为一种稀松平常的操作,但在欧洲以外的地方,它至今仍然是导演、尤其是那些追求创作风格的导演手中一件强大的武器。他们使用裸体来刺激、震惊、吸引、激怒、挑逗或者骚扰那些毫无心理准备的观众,甚至把那些思想保守的观众强行变成这一窥淫行为的同谋。

 

虽然很多剧场作品会因为使用裸体而被大众批评,但事实上这种坏名声又对作品的营销、推广和商业成功起到了重要作用。无论是《日历女郎》(Calendar Girls,2008年)、《光猪六壮士》(Full Monty,2000年)中的脱衣舞。

……(此处省略中间一大段举例)……

所有这些作品都在观众心底播下了窥淫癖的种子。而今一批当代剧场艺术家,比如迪米特里斯·帕帕约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又通过他们的剧场实验、有时是引起争议的演出,不断地将剧场在视觉呈现上的边界向外拓展。

「inside」photos by Euripides Laskaridis

2011年,帕帕约安努长达6小时的表演装置作品《内在》(Inside)在雅典帕拉斯剧院上演,观众可以在剧院中自由走动,可以自行选择观看的角度,观看舞台上的表演者脱衣、卧床、淋浴、吃喝、在阳台上远眺,顾自沉浸在这一系列最日常的动作之中。帕帕约安努赐给观众们一个机会,允许他们像透过钥匙孔偷窥一样观看这些不断重复的日常仪式,并允许他们以自己能够投入的专注度来观看这所雅典公寓的“内在”。他给观众们呈现了一系列原初的、抒情的、诗意的、日常的生活片段,并把观众们变成了一个个可以自行选择观看角度的“摄影师”。这个作品因为其特殊的表演方式让观众得以将目光投进动作最幽微的内部,用他们的目光一寸寸触摸表演者的身体,并可以自行选择进入或离开这个“表演”空间。观众们对这个空间的入侵并没有被暴露出来,他们隐藏在钥匙扣后面,而表演者在舞台上的自我沉溺却与他们所有动作的孤独感紧紧结合在一起。

就像巴赫(Bach)的赋格曲先是引导听众进入音乐,继而听到音乐的内在关系和主题的一步步发展一样,《内在》也是将观众置入一个禁地,继而通过舞台上那一系列动作的不断重复和变奏让他们明白无误地看清楚本属于个人的、私密的日常仪式。观众们的窥淫癖在此受到鼓励,并且被卸掉了所有的罪恶感和焦虑感。这种“剧场式窥淫”行为其实也侧面反映了人们每天在日常生活中进行的小型表演,以及这些日常表演如今是如何在伪纪录片节目和真人秀节目上泛滥的,比如英国恩德莫公司出品的《老大哥》(Big Brother,2000年至今),以及在cam4.com等网站上上传的诸多小视频。

…………

节选自《窥淫剧场——视觉的快感》

(Theatre As Voyeurism ——The Pleasures of Watch)

2020年3月28日译于杭州






文章来源: 绝对不好野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