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闽东北传统建筑花窗平面构成研究 ——基于剪纸创作的设计方法探索

缪远、吴昳

国产色AV在线2020-03-31 16:01:06

已关注

剪纸是通过“折”与“剪”的组合方式,呈现不同图形组合的传统设计艺术,在我国是一种广泛的民间艺术形式,图案内容主要有具象事物场景与抽象几何图形两种形式,图案由点、线、面三元素所组成的基本图块而构成,图块的组合方式主要有两种:对称(Symmetry)与反复(Repetition)。我国传统建筑的花窗装饰图案肌理同样也呈现出这两种形式。本研究以历史建筑中的典型花窗为例,通过简单的“折”与“剪”的剪纸创作模式,呈现花窗图案的生成规律,探讨在视觉传达以及艺术、建筑教育中平面构成的“点、线、面”图形单元如何以剪纸的方式呈现,为图案的排列模式与造形设计,提供一种新的设计创作思路。

一、研究架构

(一)研究对象

福建闽东北地区以山区丘陵地貌为主,地理条件导致的交通不便在一定程度上形成相对封闭的聚落,也保留下为数不少的历史建筑。以宁德市蕉城区为例,从明代至1949年之间的历史建筑约有1922座。本研究选取国家、省级历史文化名村与传统村落名录之中的历史建筑,抽取建筑花窗样本15例,时间跨度从明末期至清晚期,含单、双扇窗基本类型,格心样式为1-3格。

(二)研究方法与步骤

首先通过文献研究掌握剪纸的创作模式并提取相关研究方法,依据剪纸方法对花窗进行样本研究,步骤包括:(1)以列图方式对花窗样本的图案排列形式进行分类,并归纳不同类型构图的属性特征,呈现样本图案的基本图块构成;(2)以剪纸创作的设计思维,解析基本图块的排列关系:借助“折纸”与“裁剪”的手法探讨造形排列的产生规律;(3)从图块的排列关系规律之中,探索平面构成的建构方法。从构成元素(点、线、面)→基本图块(图像单元)→造型排列(是基本图块具体的组合方式、及其表现形式)→平面构成(图案形成的整体模式)的研究路线实现图案平面构成的设计方法研究,主要包括以下两方面内容:

1.构成元素、基本图块分析

对建筑花窗的图案进行解读,包含构成元素与基本图块。花窗图案的平面构成由基本图块组成,换言之,是点、线、面的构成元素以对称、反复的方式组成单元化的基本图块,图块透过二方连续、四方连续、镜射、复制等形式组成整体图案。

2.折、剪纸的样本图案分析

解析建筑花窗的平面构成:首先以“折纸”的方式划定图案的基本图块;根据基本图块的排列位置,其次,透过剪纸的折法步骤解读花窗图案的平面构成方式。

二、文献研究

文献研究目的在于借鉴剪纸创作过程的思维模式,作为造形排列方式的解读依据,运用于花窗平面图形的设计研究之中。研究折、剪的构图基本原理、图块生成方式,以及造形排列关系。“折”是构图的基础,“剪”是内容的生成,纸张透过折纸的程序与图形的剪裁后表现出造形构成的关系,并针对剪纸的造形形式,从平面构成的角度提出设计相关领域的思考延伸。

(一)折与剪的构图原理

在剪纸图案的设计表现上,主要有“折”“剪与切”“曲折”三种创作手法。折是剪的基础,也是图案形成的基本框架,不同的折法呈现不同的图案结果。剪则是在折的架构上,透过点、线、面的基本三元素裁切图形而形成具体的图案内容。如果没经过折的过程就裁切其图形,作品呈现出来的结果大多是一种具象图案的创作表现,内容往往是无序排列的人像、文字、动植物、历史故事场景等,此类作品不在本研究的讨论范围。经过折纸的环节再裁切,最后所呈现的结果往往是有规可循的图块组合。

不同的折法会形成不同的图案,但并非绝对,例如不同折法与剪切位置的组合,有时候会达成相同的图案。利用圆形、矩形或多边形的纸张,经由对称或不对称的折线步骤折出不同样式,再经由剪裁去除设定图形后,展开其纸张所呈现的是规律性的基本图块排列所组成的图案样式。以平面构成的原理来看剪纸的图案样式,是一种单元组合的形式变化,它具备了对称、反复、放射等美的形式。

剪纸过程中所完成的排列发展与形式表现,被视为是单元的组合,基本图块则是其最基本的单位。大部分的形式原理都会有单位形式的出现,因此单位形式可以说是美的形式原理构成中,共同的基本要素。在单位形式群化的过程中,会产生形态融合的现象,这样的组合变化发展是无限的。1中所呈现的剪纸造形表现,可以明确地发现每个造形排列位置发展,就是一个单元单独重复或群化后重复的排列组合,经由折纸的过程,决定了图块的排列秩序与发展逻辑。从图上可看出,经由多次对折并裁剪图形,展开后呈放射状,图形的排列位置是有规律的圆形发展样式。

(二)折法的步骤与形式

剪纸的图案秩序,是利用纸张对折所产生的折叠达成单元化的形状,再剪去设定图形,而形成单元图块所组合成的图案,以对称、放射、反复、连续等形态出现。以方形纸为例:1.经由折纸的动作呈现所完成折线划分的单位图块;2.依据折线裁剪设定的图形,完成图块内部的图形填充;3.完成裁剪,开图展现完整图案。在此过程之中,因折纸的方向、次数、位置不同而呈现不一样的折线角度、数量以及排列,以折线为例,方向上分为左右、上下折;对角与平行折等,相应产生不同的造形与造形排列位置。因折纸操作上的差异,在排列上随之产生了不同的造形秩序,因此也呈现出对称基本形的造形活动。折纸主要有对角(图2)和对线(图3)两种操作方式。边角对折形成对角线,对线产生平移线,亦为平行线。对角法产生正方形模块,常用于基本图块单元的生成方式,而对线法产生构图的矩形分割,多用于整体图案的框架结构设定。

根据以上图示,从图学的图解思维进行反向思考,将生成的图形进行倒推,不难看出:最终图形是建立在被折纸的线条所分割而形成的基本图块之上,以此图块为基础,再观察由裁剪的点、线、面基本元素组成图块的具体内容。反之,以此方法对窗花图案进行研究,首先是观察图案隐藏的折线及其划分的基本图块,采用对角法观察基本图块及其内部的点、线、面的构成元素,再以基本图块为单元用对线法从平面构成的视角对整体图案进行逻辑切割,解析图案的平面构成规律,这是本研究的方法论建构基础。

三、样本分析

(一)样本图案的排列形式

根据图案“单一”和“组合”的分类方法,本研究对花窗样本进行整理并分类:

1.单一型——由单个整体图形构成(图4

A.绝对对称式:依据一条中心轴线线,上下或左右的造形绝对一致,色彩配色与造形对应是相同的。

B.相对对称式:整体造形排列保持对称,但局部图形具有对称变化,造形也有所不同。

2.组合型——由多个图形组成(图5

A.平均式:单一图形重复均质分布。

B.放射式:单个或多个图形以一点为中心,向外扩散。

研究发现,花窗样本共可分为两个类型,四种样式。单一型强调图案内容排列的对称性,组合型多以一个方形图块为单元,通过米字型或井字格的行列方式展开。

从图5的示意图上不难看出,构图是建立在线型架构的基础之上,不同的线型分布决定了排列方式,图案的排列形式反映了构图的属性特征:对称式的平衡性、平均式的均衡性,以及放射式的交衡性。根据文献研究,上述构图的属性特征,借助剪纸“对角”与“对线”的基本方法同样也可以实现,以对称、反复、放射等形式与平衡性、均衡性、交衡性相对应。因此借助折、剪的基本方法解析样本,有助于从简单便捷的角度理解复杂图形的基本构成原理,并呈现不同构图排列的具体方法。

(二)剪纸模式下样本的构图分析

借助文献研究剪纸的“对角”与“对线”的两种方法对样本进分析,建立剪纸模式下窗花样本的平面构成分析方法。首先用对角法观察各样本的基本图块,进而再用对线法解析图案的平面构成规律与方式。

1.对角分析

以对角法对样本进行研究,共有 6例样本经过13次对角方式形成图案排列。以正方形对角线对折一次,均分为左上与右下区块,对折两次,其正方形均分成上下左右四个区块,折线显示为X字型,如图5所示。对折三次,分成以中心点散开八个平均对分的区块,折线的显示为米字形,如图6所示。样本编号为:4510111213。以上样本均可通过1~3次对角产生基本图块,并且可以通过裁剪内容的差异,达成相同的整体图案,差别在于裁剪次数:折线次数越多,裁剪内容越少。在实际的花窗中,较少出现超过四次折线图案成圆形放射图,本研究调查取样过程中尚未发现此类图案。

2.对线分析

以对线法的方式对样本进行研究,所有样本经过单次或多次对线,均可达成图案的基本图块排列(图7),按不同的折线次数与方向,有5种分类:①单次左右单向;②单次上下单向;③多次左右单向;④多次上下单向;⑤多次双向。研究发现,只要构图是以中心点十字轴线对称形式构图,采用①、②的方法也可以实现③、④、⑤的构图,而③、④、⑤的方法无法实现①、②方式下的构图。以此根据排列组合的统计学方法,这五种方法组合成11种图形的生成方案,根据不同图案的构图采用不同的对线方式,亦是平面构成的解析方法。平衡性的对称型构图采用①~⑤方法;均衡性的反复型构图采用③~⑤方法;交衡性的放射型构图则采用对角法实现。

经由样本研究整理,归纳共有“单一型”和“组合型”组合两种图案类型,包含“绝对对称式”“相对对称”“平均式”“放射式”4种表现形式,藉由对角和对线的方法实现构图排列,通过对角法产生放射型构图,常用“/”“X”“米”字形进行切割;对线法产生对称与均衡型构图,主要切割类型有:“1、一、川、三、井”等字形体(表)。这些简单的字型不仅呈现图形排列的关系和图案的基本框架,也揭示了本研究问题的答案:如何寻求快捷的基本图块生成及便捷的排列组合。方法如下:

1)在由绝对或相对对称图形所构成的平衡性图案中,可以通过单一线条快速分割图案,达到线对称、点对称、平行移动的构成活动。采用点、线、面构成基本图块,并组合形成图案。

2)图案内容为均衡性的平均分布时,可以采用多根线条进行左右平移,竖向分割图案并生成基本图块,或上下平行进行横向分割,基本图块具有一致性。

3)图案呈现交衡状态时,隐藏其中的是具有交点,或中心的交叉与放射型框架结构。运用“米”“十”“X”等字形进行解析,不难找出围绕交点而产生若干相同的基本图块。

以剪纸创作模式进行研究观察,不难发现花窗造形排列具有规则性与逻辑性,并且剪纸与花窗在图案表现上,都以点、线、面造型要素所组成的基本图块通过反复、对称、连续等方式快速形成。需要说明的是,不同的折法会产生折线秩序与位置的不同,进而影响基本图块的形式及其排列,但图案样式上都遵循:造型要素→基本图块→整体图案的形成过程。

(三)研究应用

不同排列组合能形成丰富的场景,设计不受基本图块的大小限制,具有无限变化的可能。藉由剪纸的创作模式,可有效快速达到造形排列成果,可作为图形思考、平面设计、方案创作的方法。这样的图案生成方式,也可以被广泛运用于设计领域之中,首先从构图类型出发,单体与组合型的不同,采用相应的组合形式,并根据排列特征的需要,选取不同象形字型的排列方法进行平面构成设计,如“十、米、川”等字型。操作步骤上以构图类型的思考→组合形式选取→排列特征的设定→排列方法的运用为基本步骤。在创作过程中,基本图块通过对称与反复的造型变化产生装饰性效果,如陶艺、布艺、编艺等产品设计。

在设计教育中,平面构成的教学过程同样是以点、线、面为构图基本要素,练习不同排列方式下的差异化视觉效果。本研究通过课堂教学,借助剪纸创作模式中折法的差异,为学生提供了一种逻辑化的思维方式,从不同角度理解图案中的排列形式,改变以往感性化的随性设计,也提升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另一方面,过去传统手工绘制的时代,如今已被电脑辅助设计所取代,简单的人机对话可以更加方便快速地完成设计。然而,对键盘鼠标的机械操作,在一定程度上局限了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剪纸的方式有助于培养学生的动手与观察思考能力,也较为经济方便,技术层面无需美术基础便可操作,可作为平面设计的基础方法。

四、总结

本研究以剪纸创作模式为视角,观察传统建筑花窗图案的构成规律,归纳图案的组合形式、排列特征、排列方法,提出图案的生成方式。研究目的在于藉由花窗的造形排列组合研究,发掘图形的排列方法;并透过剪、折操作的平面构成分析,探索操作便捷的设计创作途径;同时也为设计教育中方案的构思、推敲提供参考思路。

 

基金项目:2018年度福建省中青年教师教育科研项目(重点资助项目:JZ180014),福建工程学院人才引进科研启动项目(GY-Z17077

 

参考文献:

[1]戴志坚.福建民居[M].北京: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16-20.

[2]朝仓直巳.艺术·设计的纸构成[M].林征,林华,译.北京:中国计划出版社,200780-97.

[3]于国瑞.平面构成[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24-26.

[4]叶国松.平面设计之基础构成[M].台北:艺风堂出版社,200233-45.

[5]陈宝玉.中国民间剪纸[M].台北:武陵出版社,198756-64.

[6]顾如铭.剪谱[M].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200713-25.

[7]Yu-Ya WANG,Chi-Shyong TzengKOBAYASHI Akiyo.Discussion on The Shaping Arrangement of majolica Tile With The Paper-Cut Creation Mode[J].Bulletin of Japanese Society for the Science of Design, 210837-46.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