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女人啊,请警惕“完美妻子”人设

MINGYAN

2020-03-30 13:20:40

已关注

“完美太太的样版”、“让富裕阶层们心驰神往的媳妇”、“实力演绎豪门选媳标准”……两档夫妻真人秀的热播,伴随一众社交媒体的解读和推波助澜,郎朗的妻子吉娜和吴尊的妻子林丽吟最近突然荣获不少人心目中的“完美妻子认证”。

一波《幸福三重奏》让吉娜圈粉无数。除了屡上热搜的傲人身材和音乐才华之外,她还是不折不扣的“真·宠夫狂魔”:对着丈夫各种花式发糖,坚持包办一切家务,用小小身躯扛下大包行李,因为“他的手太重要。”

拎包事件甚至一度冲上微博热搜

《婚前21天》则把吴尊隐婚十多年的太太林丽吟第一次推到了幕前。在这部真人秀一开始,她就被节目组打上“完美妻子”标签: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她会“乖乖地”把家庭和事业料理得井井有条,为了能浪漫约会又不破坏吴尊打造的单身人设不惜“假扮空姐”,甚至能够同丈夫的红颜知己成为闺蜜。

这一切,换来了吴尊的认可:“她就是我背后的女人,我伟大的太太。”也换来了部分媒体的盛赞:“这么高的情商,难怪吴尊能与她相守20多年。”

盖章认定的“完美太太”诞生后,随之而来的舆论风潮也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流行起来:颜值身材能打、婚姻中情商感人、事业亦能有声有色,看,这才是新一代完美太太的样版。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完美太太?还是花瓶妻?

这样的描述怎么看,不都像是“花瓶妻”/“奖杯妻”(Trophy Wife)的现代升级版?!

“花瓶妻”的概念早已有之,指的是有钱有势的成功男性娶得年轻貌美的女孩回家。妻子对于他们而言像是值得向世人展览的“战利品”,也是自己成功身份的标配。

盛产“花瓶妻”的“重地”自然是美女如云的时尚界和演艺界。比如曾经为国际模特、比丈夫特朗普小24岁的现任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就是“花瓶妻”的典型。

无独有偶,刚刚因为性骚扰被判入狱23年的好莱坞大佬哈维·韦恩斯坦的太太乔治娜·查普曼也曾经是一名模特,后转型为时装设计师,两人同样相差24岁。

韦恩斯坦性丑闻曝光后,妻子查普曼提出了离婚

正如日本东京大学名誉教授、社会学家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一书中写道:

“‘花瓶妻’是胜利的奖赏。于是富人妻要孜孜不倦地花钱美容保养着装,因为那是衡量丈夫地位的指标。她们通过这种方式证明她是与丈夫匹配的女人。”

只不过,在这套新晋流行起来的话语下,传统版“花瓶妻”所要求的美貌、性感、能优雅出入社交场合已经成了“最低配置”,当代版“花瓶妻”,要证明自己“与丈夫匹配”,除了懂得美容保养着装之外,还需要纯情、乖巧、持家、识大体、能与丈夫聊得上共同话题、有个人才华、甚至能发展事业……

先后嫁给美国总统和希腊船王的杰奎琳可能是最好的例子。从小在母亲精心培育下接受“贵族小姐课程”的她,衣品一流、会说四门外语、精通马术和古典芭蕾,以法国文学专业毕业于着名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在嫁给约翰·肯尼迪之前,还是在业内相当有口碑的摄影记者。

杰奎琳成长起来的30、40年代是美国最流行把女人培养成“第一夫人”的时代。然而到了今天,我们会发现,新的“完美妻子模版”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依然完全以男性视角打造。

无论是貌美丰乳细腰的传统女性审美,能贤淑照顾家庭的基本诉求,还是乖巧听话甚至愿意牺牲部分自我的价值观,三者都是“完美妻子认证”中不可动摇的根基。

比如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身边先后出现的几位妻子和女友,虽然“咖位”随着他的名气与财富不断渐长,却也是毫不动摇地坚持着“年轻、漂亮、金发”(其中两位还是在他的要求下染成金发)的完美模版。

Elon Musk的第一位妻子是大学里遇到的Justine Wilson,离婚后依然保持了夫姓。

第二任妻子Talulah Riley是英国女演员

她与Musk离婚后成了HBO科幻剧《WestWorld》的常驻角色,还创办了科技APP Forrge。离婚时她说:“我和他的生活降维成了成功男人和花瓶老婆的俗套剧。”

肤白貌美的Talulah Riley

与强尼·德普还在打家暴官司的Amber Heard与Elon Musk也是分分合合几次,占尽娱乐版头条

尽管比起传统版本来,新“完美妻子”的个人才华和事业发展似乎得到了更多的赞美和认可,但我们很容易发现,这必须建立在不威胁到“美、淑、乖”根基的本质上。也就是说,作为锦上添花的存在,个人才华与事业发展是值得大声喝彩的,但若是脱离“根基”,那恐怕连“完美”的门都不可能望着。Angelababy、昆凌产后复出火速了些,立刻被骂“捞金心切”、“不顾小孩”、“拼命求关注”。

正因为如此,女人才要格外警惕这种“完美妻子人设”的流行。

危险的养成与自我养成

必须说清楚的是,我们针对的并不是作为个体的吉娜或林丽吟,至少从真人秀的表现看来,她们有相当多的可爱之处。至于被津津乐道的种种花边,打针动刀也好,拍一个人的结婚照也罢,作为个人选择,亦无可非议。

我们真正需要警惕的,是一套以此打造起来的“完美”标准,以及迎合了这种导向的各种“养成”和“自我养成”。

最基本的错误是,婚姻中根本就没有“完美”一说,更没有“完美标准”可言。从“别人家的孩子”开始,发展到“别人家的太太”(甚至“别人家的老公”),这套话语难道我们从小到大还听得不够多,受其苦还不够深?

对朗朗而言,吉娜也许是最棒的妻子,对吴尊而言,林丽吟也许是了不起的太太,但这一切都只是专属于他们彼此的相处之道和幸福模式,与你我都没有任何关系,也谈不上可借鉴之处。

如果让所谓“完美太太”吉娜版或林丽吟版变成社会主流话语,放大“完美太太”可能为女性带来的红利,去鼓励女孩艳羡甚至以此内化为自己的价值取向,趋之若鹜地去效仿,那真的叫细思极恐。

作为女性,如果选择接受这样的规则去“升级改造”,即意味着接受了这样一个命题:人生命运最终需要通过男性和婚姻关系来改变与提升。

这本身是一个正在倡导女性独立与个体意识觉醒的社会的倒退。回到杰奎琳的例子,虽然本身各种完美,但她先后步入的两次婚姻都很令人唏嘘,可以说一生都在与丈夫们身边的各种绯闻女性斗争,船王去世后争夺遗产之战也是让她身心俱疲。直到晚年,她才重新开始了自己深爱的职业生涯,成为一名颇受尊重的图书编辑。

虽然直至婚姻结束都备受质疑,杰奎琳还是最后嫁给了大自己20多岁的希腊船王奥纳西斯

特朗普的第二任妻子、夏威夷小姐梅普尔斯本身就是“小三”上位,让特朗普与结婚13年的妻子离了婚。然而,两人的婚姻也不过维持了5年。

特朗普的第二任太太梅普尔斯

除了自己的生活并不容易守护之外,更糟糕的是,这些女性也许会因此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这套男权社会规则的扞卫者和执行者,从而让那些不愿意去迎合这套规则、想要独立自主探索人生的女性的道路变得更加艰难。

推动社会以男性视角的游戏规则继续深入运行,让所有女性的人生难上加难,这不该成为新时代女性的价值观。

你们说呢?


来源:世界时装之苑ELLE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