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19世纪最资深的时尚捕手,竟是一位画家!

张婧雅

2020-03-30 11:53:13

已关注



詹姆斯·天梭《Portrait of Mlle. L.L.》,布面油画,124×99.5cm,1864年


3月24日,法国奥赛博物馆原计划举办法国画家詹姆斯·天梭(James Tissot)回顾展,这也是1985年迄今巴黎首次为其举办大型回顾展。展览不仅呈现了艺术家完整的艺术生涯,还折射出当时艺术与时尚的发展风格,其作品记录下维多利亚时代人们生活的最美倩影。



巴黎的时尚捕手

几乎没有人像法国画家詹姆斯·天梭(James Jacques Joseph Tissot)这样精湛而细致地记录下19世纪六七十年代那些变幻莫测的时装潮流。可以说,天梭对时髦的热爱早已深入骨髓,足以超越如今许多从事时尚行业的人们。他在描绘上流社会最为时尚的穿着与装扮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人物在其画作中似乎并不重要,让观者挪不开眼的永远是他用画笔向你娓娓道来的精美裙褶与华丽配饰。


詹姆斯·天梭《In the Conservatory》,布面油画,38.4×51.1cm,1875年

要论起天梭的时尚基因,与其家庭成员所从事的事业方向有着密切关联。他的母亲和姐姐都曾是大型女帽公司的合伙人,父亲常年经营布料设计生意,专门为零售商与出口商研制时下最流行的印花。天梭在如此时尚的家庭氛围熏陶中,心底早早也注定埋下了时尚的种子。


詹姆斯·天梭《Young Women looking at Japanese Articles》,布面油画,70.5×50.2cm,1869年

如此,纷纷都在时尚界耕耘的家人进一步对天梭的艺术风格与偏好方向持续产生着深远影响。实际上,父亲对于他想从事艺术创作一直持反对意见,他更希望儿子能利用好家族资源,跟随企业继续布料设计或服饰设计生涯。唯一对其大胆的选择表示支持的是母亲。天梭刚只身一人前往巴黎学习绘画时,就暂住在母亲的一位朋友家。


詹姆斯·天梭《Reading the News》,布面油画,86.4×52cm,1874年

到巴黎那年,天梭只有19岁。那时浪漫的巴黎让这位青春少年万分向往,他感到自己前所未有地沉浸在这般心旷神怡的国度中,街角随时可能出现的时尚女孩总会格外引起他的注意。

虽然为了艺术来到巴黎,但令其念念不忘的仍旧是与时尚相关的美妙细节。从那时起,他便开始渐渐将这些不断在城市中闪现的美好描绘于画纸上,并结合当时所学的绘画技巧,很快便掌握了记录时髦巴黎的能力。


1864年前后,巴黎的艺术被印象派笼罩着,而天梭慢慢找到了一条自己的发展道路。凭借天生对于服饰的敏感,他所创作的身穿红色短夹克的《Portrait of Mlle. L.L.》等画作在当时的艺坛中脱颖而出。



在精湛的描绘中,呈现出天梭对时尚细节的独到把握,这无疑是自小耳濡目染的结果,成为他在艺术中打开局面的独门秘籍。显而易见的是,天梭的绘画风格也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新古典主义大师安格尔的艺术风格影响。


后来,他来到英国后更是将这种独特的关注发扬光大。其画作所描绘出的当时女性的时尚潮流——梳得高高的发髻、苗条婀娜的身形、浪漫奢华的帽子与鞋子,每隔几年相应就会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而天梭几乎事无巨细地用绘画记录下19世纪六七十年代整个时尚的变迁,堪称最资深的时尚捕手。

詹姆斯·天梭《The Bunch of Lilacs》,布面油画,53.3×38.1cm,1875年

巴黎贵妇们奢华的裙摆摇曳在天梭的画中,这必然也吸引了当时众多贵族的关注与喜爱。原本就身为“时尚界富二代”的天梭,更是在这样的社交环境中如鱼得水。渐渐的,他开始越发频繁地往来于各种高端舞会,这更是为他提供了最一手、最鲜活的灵感来源。天梭的画作无疑可被看作是最全面的关于19世纪欧洲时尚圈的编年史。


维多利亚时代的美好与香气


一切的美好与平静突然在1870年法国佛朗哥普鲁士战争的到来而被打破。1871年,45岁的天梭决定移居伦敦。就这样,他在英国进一步迎来了艺术生涯中前所未有的辉煌。

詹姆斯·天梭《Tea》,布面油画,66×47.9cm,1872年

那时的英国处于维多利亚时代,经济繁盛,人们的生活品位也极为迷恋奢华的风格。19世纪七八十年代时,天梭也凭借他对时尚与奢华的热爱和极致描绘,成为当时伦敦最受人追捧的画家之一。

詹姆斯·天梭《The Ball on Shipboard》,布面油画,84×130cm,1874年

那时,伦敦充斥着经济极其富足的新贵,他们最为崇尚欧洲古典时期贵族们极有腔调的雅致生活,在追求礼仪和繁文缛节方面有着无限热情,这都与天梭的兴趣与所长不谋而合。因其高度吻合当时社会风气的艺术风格的成功,令天梭很快成为了上流社会的艺术新贵。


詹姆斯·天梭《Captain Frederick Gustavus Burnaby》,布面油画,1870年

来到伦敦的第二年,天梭便稳定下来。他曾在圣约翰伍德购置过一所房子用以居住和创作,地理位置绝佳。这间工作室相传极为奢华,甚至常年配有可供客人饮用的冰镇香槟。可见,天梭的生活水准在当时的画家中一定是十分优越的。

詹姆斯·天梭《Too Early》

詹姆斯·天梭《The Gallery of HMS. Calcutta》,布面油画,68.5×92cm,1876年 

然而社会虽呈现出了鼎盛的经济状态,实际却也暗藏着各种精神层面的隐患。正是当时英国工业革命所造就的空前繁荣,使得人们在追逐奢靡生活的过程中变得越发空虚、浮躁,甚至庸俗。普通的新兴中产阶层一旦提高了经济能力,便开始向往更奢靡的贵族生活。此外,为了挤入上流社会,更是有许多人暗地里不择手段。由此也诞生了诸多反映社会真实面貌的文学着作。


詹姆斯·天梭《The Marquis and the Marquise de Miramon and their Children》,布面油画,177×217cm,1865年

而这样的品位追求走向某种极致后,也会进一步反噬艺术。天梭的创作可谓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了这些隐藏在华丽背后的极大局限与弊端。维多利亚时代中,更是不断上演着悲欢交集的爱情故事。而天梭,也是被卷入这一切的一员。


詹姆斯·天梭《A Convalescent》,布面油画,93.3×116.6cm,1876年

1876年,他遇见了年轻美丽的Kathleen Newton。说起Kathleen,她原本就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她曾与一位英国军官有过一段婚姻,因其在婚期中与他人产生感情,并生下孩子后被丈夫唾弃而被社会舆论严重谴责。毕竟在情欲极为保守的维多利亚时代,她的这种举动早已超越了社会所公认的底线。


詹姆斯·天梭《Young Lady in a Boat》,布面油画,1870年

天梭遇到Kathleen后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并将其视为后半生的缪斯。自那以后,天梭的画中人不再是流连于名利场的曼妙女子,而更多被Kathleen所占据。她与孩子的日常,成为了其日后经常描绘的主题。


詹姆斯·天梭《The Crack Shot》,布面油画,67.3×47.6cm,1869年

很快,Kathleen以天梭情人的身份搬进了其在伦敦的豪宅,而这为天梭引来了太多非议。毕竟原本被上流社会无比重视、穿着得体、品位绝佳的画家,如今与“这等货色”走到一起,难免变成了社会公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受不了舆论压力的天梭,与Kathleen一同搬到了郊外的别墅里生活,只有极少数艺术界的好友偶尔前来拜访。而天梭对此并不以为然,爱情令他感到无比充盈。但好景不长,这段恋情于短短六年后突然因Kathleen身患肺炎身亡而划上句号。

无法从如此悲剧中走出来的天梭,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伦敦那片伤心地。此后,他骤然改变了艺术创作方向,一心描绘宗教题材,再也没有画过任何关于维多利亚时代的美丽与香气。五

转载:时尚芭莎艺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