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不一样都一样,大小码岂能限制我的美?

iWeekly周末画报

2020-03-28 12:26:05

已关注
疫情还在发酵,窝着摊着躺着,却不能限制我的美。这辈子,很多人都会与“运动”无关,讨厌湿黏的汗液,讨厌无意义的假运动,讨厌对高油高热的克制,从小就缺失运动惯性神经或者先天性的遗传肥胖基因。这个社会往往对女性是苛责的,随着Body-Positivity身体接纳运动全球范围的愈演愈烈,女性与酷儿们纷纷站出来拒绝流行文化丑化肥胖人士的行为,“形体焦虑”这一问题正在被最关注身体的品牌们放大和化解,正往一个开放和包容的方向与这个世界和自己和解。



photoedby ALEX HUANGFACHENG




“大码”模特的启用
品牌的形象与所接触的消费族群也在潜移默化下渐渐挥别以往,时装并不是只为了少部分人所设计,各种肤色与体型的女生都有追求美的权利。像米兰和巴黎这种时尚发源地,对传统“完美身材”的追求,达到近乎偏执的程度。骨感和纤瘦一直以来都被传统时尚推崇,冠以对“美”的定义。

Paloma Elsesser & Jill Kortleve in Fendi 2020FW

Fendi与Chanel此次大秀上却一改过往挑选模特的标准,Fendi创意总监Silvia Venturini Fendi 首次选用“大码”模特,而另一方面创意总监Virginie Viard也将Chanel往前迈出新的征程——这是Chanel近十年来首次启用“大码”模特。两大品牌颠覆了Karl Lagerfeld曾经的言论——没有人对没有曲线的女生有兴趣。

Jill Kortleve in Chanel 2020 FW
Jill Kortlevein Valentino 2020 FW


Paloma Elsesser in Lanvin 2020 FW & Jill Kortleve in Alexander Mcqueen 2020 FW

众多老牌时装屋邀请所谓“大码”模特出席走秀,可见其勇于改变甚至挑战过往品牌核心的决心。从前辈级人物的Ashley Graham、Stefania Ferrario到今年的Paloma Elsesser、Jill Kortleve,这些身材各异,但都自信美丽的漂亮面孔,都在向大家证明,美丽从来不只是一种标准。你拥有操控自己身材的自由,而不是被约定俗成的某种审美所绑架。


Ashley Graham & Stefania Ferrario


Paloma Elsesser & Jill Kortleve


由Hillary Taymour推出的纽约品牌Collina Strada,的主要关注点是忠于自己的风格,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一个完全可持续、完全透明的品牌。

Collina Strada 2020 FW

每一季的目标都是一样的:通过服装鼓励自我反省。今天的你如何才能做最好的自己?所以在2020秋冬的秀场上我们可以看到不仅有尺码多样性的模特们出现,还有跨性别者,老者,孕者等等人群的自信展现。


值得一提地是本次秀场造型师Charlie Engman亦是周末画报2020春夏女装别册封面的摄影师。多视角多维度地观察身边独具风貌的人是她一以贯之的视觉语言。


有关“身体曲线”的设计
比起“大码”,“曲线”(curve)这个词更合适这些女孩——曲线代表着女性化和美。以往很多大码服装的设计和剪裁都是为了藏起赘肉,达到瘦身的视觉效果。但是衣服应该用来炫耀身体,而不是掩饰。
这也引发了诸多设计师的行动与思考,设计师开始以胖为灵感主题,为大码女士勇敢发声:什么样的定义能够标榜脂肪带来的美?设计适合苗条身材的衣服更容易,当身体有曲线时,则需要更多剪裁贴合包裹。

Sinead O'Dwyer
“将穿着者的身体放在首位,而不是强迫穿着者去适应本不属于她们的服装”

Sinead O'Dwyer “Martina” 系列 campaign

Sinead O'Dwyer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她的毕业设计花了很长的时间与她的朋友谈论他们自己喜欢的身体特征,她用最好的朋友Jade Bruce Linton的身体做了一个完整的模具,然后用最薄的玻璃纤维进行塑造。




运用硅胶和玻璃纤维覆盖在女性身体表面制成模具,从而还原身体的自然形态,也试图呼吁改变社会对女性身体纤细的审美追求。Sinead O'Dwyer把这个系列取名为“23:19:26”,就是利用她的缪斯Jade BruceLinton测量的身体数据来命名。



Sinead O'Dwyerin INDIE Magazine
Karoline Vitto
Karoline Vitto Gomes服装设计师,出生在巴西,生活在英国。如Karoline Vitto所说的,这是两个文化完全不同的国家,包括对女性的身体标准也截然不同。她饱受巴西文化体系中的“完美标准”,直至搬到英国,她才开始与自己的身体对话,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
她在女性身体流淌下来的赘肉中发现了美,而女性通常“被鼓励”将这些部位隐藏起来。

她的设计出发点源于一个腰部的夹子,她用它来研究身体如何通过突出或移动肌肉以不同的方式重新构建。



她对这个系列解释到:“对我来说,这个系列实际上与尺寸无关,而与形式有关。”“审美压力是大多数女性所遭受的。”


The Body as Material SS 2020


RUI ZHOU
作为国内鲜有对身体设计有研究的设计师Rui Zhou,她的作品总是探索服装与身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将服装视为第二层皮肤。
Rui Zhou 的Parsons MA毕业系列“cloth up”灵感来自家里的三个女人:妈妈、姐姐和自己。三人之间的关系影响了她对女性经历和自己生活的看法。她用金属丝将针织面料撑起不同空间缠绕于身体,再用珍珠在身体上伸展针织面料,在皮肤表面形成一个个性感的几何圆形。

她也大胆启用多样性尺码的模特们来演绎自己的新季系列的LOOKBOOK和静态展示,意为她多维度的视角以及彰显不同女性们的力量与精致,性感与柔软。



RUI ZHOU 近期位于纽约的presentation


品牌正向的多元性价值输出
Savage X Fenty
Rihanna个人品牌 Fenty、Fenty Beauty、Savage X Fenty分别包揽了全审美、全色号、全体型的族群。
Savage X Fenty创立以来,广告模特的选择一直是多样化的,囊括各种尺码各种肤色。

Savage X Fenty的首批代言人,三位黑人女歌手 Normani、Tinashe、Dreezy——这也许是首个以全黑人女性为代言阵容的品牌,在黑人女性不断被主流商业审美“排外”的今天,同根同源的Rihanna选择了坚定不移地拥护她们。


Normani & Tinashe & Dreezy
Savage X Fenty的横空出世更是将Body-Positivity身体接纳运动推向了顶端,一经推出她们内衣生产线的尺码就非常周全地包含到了44DDD。同样,挑选出的这三位代言人的身材更算不上传统意义上的“瘦”,与以往概念里高挑纤细的内衣超模们不一样的是,Normani和Tinashe两位都是当今歌坛出了名的唱跳型女歌手,她们都属于力量型身材,拥有健身和练习舞蹈的肌肉美感,而 Dreezy 更是现在大受欢迎的微胖、丰满身材。


Savage X Fenty大秀上Normani极致力量感的表演

Calvin Klein
美国说唱歌手Chika Oranika此前被邀请为Calvin Klein拍摄品牌运动内衣广告,并在YouTube上发布了#我. 只是我##My CALVINS#系列主题视频。虽与原有Calvin Klein所表达的性感核心不同,但是消费者为品牌勇于突破的行径和Chika在镜头前直面自我的坦诚与勇敢的赞赏。



NEIWAI内外
国内品牌NEIWAI内外近期也发布了#NO BODY IS NOBODY#这一主题,引发一众女性们共情转载。它们邀请不同身材的女孩通过罗洋的镜头语言来拍摄2020春夏大片——坚持为不同身材做设计,也期待每一种真实的演绎。并以纪录片的形式讲述关于身体多样性的故事,希望更多声音可以被更多人听到。
无关乎年龄,身材,伤痕种种因素,宣扬正视自己的身体。得益于这些品牌多元化的价值观输出——让当代女性愈发勇于面对自己,“形体焦虑”或许会慢慢变成过去式。


其实还有一群非固化意义上的偶像真实发声的代表

3sunshine的Cindy



渡边直美


各种平权运动的发展和女性主义的普及,我们的思想维度是愈发包容和开阔的。打破思想的桎梏是很难的,潜移默化里的固化思维——对于身材的讨论,依然是大家许久未见,打破僵局的开启话题之一。“幽默”和“喜食”不是她们的代名词,她们只是她们,和我们不一样亦一样。




转载:iWeekly周末画报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