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常玉:我的生命中一无所有,我只是一个画家。

睦野

2020-03-27 14:22:14

已关注

“我的生命中一无所有,我只是一个画家。对於我的作品,我认为毋须赋予任何解释,当观赏我的作品时,应清楚了解我所要表达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概念。”

——常玉

常玉(1895-1966)出生于四川,是家中第六个孩子。父亲是当地画师,母亲是富商女儿,家境殷实。20世纪初,常玉加入第一批远赴欧洲深造的中国艺术家行列,前往巴黎习画。他没有进入正统的美术学院学习,而是在“大茅屋画舍”(Académi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不受拘束地写生模特,在蒙帕拿斯区的咖啡馆(La Coupole和Le Dome)游荡,在餐纸上画了许多素描。那里是巴黎的艺术家最喜欢聚集的地方,毕加索、藤田嗣治、安德烈·德朗、曼·雷、莫蒂里安尼都曾是座上客。

常玉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交好,穿着考究地流连于各种派对,与美丽的法国女友在咖啡厅幽会,完全融入到巴黎的艺术生活中。常玉与他的同学徐悲鸿和林风眠相比,显得“胸无大志”,他的世界里没有慷慨激昂的民族大义,不考虑“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严肃议题。他画盆花、小脚的粉红裸女、荒漠中孤寂的小动物等。



当徐悲鸿等人从欧洲学成归国,在艺术节界受到肯定;选择了继续留在巴黎的常玉经常陷入贫困潦倒的生活,常玉在南充经营丝绸厂的兄长常俊明去世后,他失去了稳定的经济来源,妻子玛赛尔亦离他而去。继承长兄的遗产后,常玉如常挥霍,过了一段富足生活,然后才尝试开始养活自己。经管深陷贫困,常玉也常将想购买画作的藏家拒之门外,也经常不理会其他画商的提议。他唯一不会拒绝的,便是晚餐邀请。

常玉的好友 Pamela Forrest在回忆他的时候讲到:“常玉很穷,但非常有创造力。他会请我们到他家,一起享用名叫「龙胡子」的菜(水煮面条 加上很多辣酱)。因为缺乏食材,他就帮菜取上富有异国情调的名字,让晚餐变得更有趣。常玉虽穷,但对艺术却非常的热爱与尊敬。有次我陪他和一位知名法国画廊老板见面,常玉不但拒绝卖画给他,甚至不让画廊老板踏入他的工作室看画。他的理由很简单:「我不喜欢他的长相」,还有「我才不要让我的画跟他住在一起」。”

常玉与好友Johan Franco

1966年八月,身无分文、足踝受伤的常玉,在工作中忘记关掉炉子上的煤气,64岁的常玉在睡梦中撒手人寰,胸膛上还放着一本书。随后常玉的作品成捆地出现在巴黎拍卖市场,仅售数百法郎。2019年10月5日,常玉晚年画作《曲腿裸女》在香港苏富比拍出1.98亿港元,才引得人们开始重新关注这位晚年落魄葬在异乡的中国画家。

不得志的漫漫岁月和困顿并未折损常玉画中的温暖喜乐和清简安逸。他总是那么怡然,透露出翩翩公子的闲云野鹤和不谙世事的纯真,某种程度上来看,常玉是拒绝长大的。他说,“我们的步伐太过时。我们的躯体太脆弱,我们的生命太短暂。”

曲腿裸女

大多数的观赏者第一次欣赏他的作品时会觉得毫无艺术感,只有在重覆观察以后,才能体会蕴含在意境中的真诚与严谨,他知道如何以让人意想不到的手法描绘物体的精髓和趣味。

/ 裸女与人物 /

常玉在探索和发展人体画的过程中,从不曾轻忽了身为中国人所特有的感性。他运用高明的书法技巧,文人的抒情风貌,并结合大量的中国式图案,汇聚成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透过他这样的一位现代画家,对当时的艺术潮流作了最佳的诠释,并发扬光大。










/ 静 物 /

常玉的静物画,尤其是「花」,在他一生的作品中占极大的部分。常玉在乡愁里完成了一个自己梦想的国度。这个国度有春日繁花,有回忆不完的富贵华丽,也有繁花落尽以后的凄沧寂寞,不可言喻的孤独荒凉。——蒋勋










/ 动 物 /

在常玉的生命中,动物是一个持续不间断的存在,出现在他早期与后期的绘画当中。常玉早期所描绘的动物均单独出现在画布上,除了迷人之外并没有太多其他意涵。到了后期,这些动物找到了属于牠们的独特定位,在常玉已趋暗沉的画风中成为主角。常玉深知存在的不稳定性,这样的构图可能是一种隐喻。

——Jonathan Hay, “Sanyu’s Animals”, Sanyu: Language of the Body









“旅居异国四十馀年,常玉的乡愁,彷佛被封存的酒,在沉默的瓮中,岁月愈久,愈见浓郁淳冽。”————蒋勋




原创:睦野

文章来源:睦野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