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他是艺术圈中的Zara,与厨师一起创作,消费下沉的现在他带来买得起的美术馆级艺术品

阿尔法君本人

2020-03-27 16:36:55

关注

图源:andyblank.com

今天,全人类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受到新冠病毒的席卷,我们每天都在关注疫情发展之余,关于股市暴跌、企业破产、各机构艰难维系的消息不绝于耳。疫情为全球经济投下毁灭性的炸弹,消费下沉或许会是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主流方向。

同时,各种消费平台都在尝试从线上突围,包括销售艺术品的平台。从eBay、亚马逊到淘宝的超级电商,从专门艺术品的交易平台,到线上拍卖,都在尝试为艺术品寻找市场,那些“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在这些渠道中占有很大比重。

一个来自纽约布鲁克林的30岁的年轻艺术家—安迪·布兰克(AndyBlank),没有试图吸引更多的客户来关注稀缺而昂贵的艺术品,而是想方设法突破原创艺术在生产环节上的瓶颈,以低廉的价格把更多样化的艺术品呈现给大众,在经济下行的今天,我们看到了艺术品销售的另一种可能

安迪·布兰克用自己的公司在网上卖自己的作品,每一件都低于200美元,这些作品并不是在画布上打印出来批量生产的,每一件都是原创,或是限量的,加上考究的材料和装裱,独特而高级。

安迪·布兰克销售艺术品的网站

图源:andyblank.com

他的目标是,让美术馆级别的艺术品不但在网上可以买到,并且价格便宜,从而让人们获得做收藏家的体验

他形容自己是艺术圈中的Zara,人们可以穿上T台上才有的设计师款,而价格完全可以承受,他希望人们从安迪·布兰克这里打开艺术品收藏世界的大门。而当他们准备好了,自然就去买“Chanel”了。




安迪·布兰克网站上销售的艺术品

图源:andyblank.com

做这个网站和工作室的起因之一,是有一次安迪和他的朋友聚在一起喝啤酒,聊天聊到“好”的艺术品有多贵。他就开始思考:为什么艺术必须那么昂贵呢,为什么不能同时既是很棒的作品,又不用让人们破产

如今已占有相当大当代艺术市场份额的安迪·布兰克认为,“很多买得起的艺术品网站,上面的作品看上去就特别‘cheap’。我的目标是让每个美国家庭都可以在墙上挂上属于自己的,令家人激动的当代艺术,跟以往在墙上挂低劣印刷油画的日子说拜拜。”

人们收到安迪的作品时,同时收到的还有简易安装的工具和说明书,连卷尺、铅笔和钉子都会配给你,而不是装在画桶里,还需要去单独配框子的画。一收到就能非常开心的赶紧挂起来。这个服务画廊肯定不会提供,而更像是贴心的淘宝电商或宜家。

图源:andyblank.com

“安迪·布兰克”是创作这些作品的艺术家,但“安迪·布兰克”也是一个品牌,代表了一个团队。在推广他的Instagram账号上,也没有他的头像,他本人和他的制作合伙人乔尼·莱克(Jonny lake)的照片脸都被遮着的。

他没有像一个独立的艺术家搞创作那样,只依靠个人的聪明才智和灵感,而是创建了一个能够完成不止一位艺术家工作的工作室。由一个负责生产的全职团队加上3到4个兼职来制作那些30、50或100版的限量作品。

对当代艺术的门外汉来说,安迪的这些作品都很漂亮,装饰性强,特别适合挂在墙上。但对那些对当代艺术很了解的人来说,很多作品都能看出来背后是受了谁的启发。

比如模仿安迪·沃霍尔的超市的招牌,还有模仿Roy Lichtenstein的作品,有一些特别明亮颜色的作品,让人想起 Ugo Rondinone。还有一幅酷似月球上脚印的照片,也会让你似曾相识,但是当你靠近看,月球表面其实是水泥地,脚印也不是宇航员的,而是NIKE Air Force1系列球鞋的鞋印。


安迪受Ugo Rondinone作品(上)启发而创作的作品(下)

安迪受Roy Lichtenstein启发而创作的作品《If You Can't Take a Joke》,售价:$69 图源:andyblank.com

安迪的作品 《Moon Force 1》, 售价:$69 图源:andyblank.com

多数买我作品的人看到我作品上的点点并不会联想起达明·赫斯特。但是可能某一天他们看到了赫斯特,没准儿会说,“嘿,这好像我的安迪·布兰克。”

“这是大家最喜欢的歌曲的混音版,艺术圈的人都知道我的灵感来自哪里,我并没有隐瞒。”安迪如是说。

但是他的作品中也有深刻的东西,比如在他最受欢迎的一些作品中,都对色彩、肌理、材料等做了很深入的探索。



安迪工作室对材料和肌理研究而制作出的作品 图源:andyblank.com

安迪许多限量版的作品和按季推出的作品通常都没有特定的颜色或主题,都是他从每一天的生活中获得灵感而创作的,比如人们穿的衣服或者吃的东西。

正是这些似曾相识又不太一样的画面让他的艺术特别受欢迎,这也是跟他的合伙人,乔尼·莱克(Jonny lake)合作的成果。莱克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厨师和食品造型师,曾与英国最着名的厨师杰米·奥利佛(Jamie Oliver)在伦敦共事多年。俩人认识是通过一个共同的朋友,后来发展成了合作伙伴。

“很多时候,”莱克说,“我感觉自己是在厨房里工作,在超多不同的调料中。”

如果这段时间安迪工作室正在实验某种特殊的材料,那么这一季的作品就会有很多在画面中用到这种材料。而下一季推出的作品就会是新东西,呈现完全不一样的面貌


安迪出售的每一件作品都是按照美术馆级别手工制作而成 图源:andyblank.com

安迪·布兰克的理念之一,是只使用本地的技工和供应商。在开始他的生意之前,寻找供应商就花了安迪12个月的时间。从纽约北部制作的画框到佛蒙特州制造的木板,到防紫外线级别的亚克力玻璃,一切都是高水准。

安迪·布兰克工作室位于布鲁克林绿点区(Greenpoint)附近一幢工业大楼的四楼,这个公司的工作节奏与其说是工作室不如说更像餐馆的后厨。

这个22000平方英尺的地方拥有制作艺术品所需的一切,放着各种凝胶、树脂等等材料和工具。还有作品完成后,拍空间效果图的房间。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地板,家具和灯具。还有一个展示作品,类似画廊的区域,挂着沐浴在自然光线下的艺术品。其余的空间被分割成三个装配线。

安迪·布兰克在布鲁克林的工作室

图源:ARTnews

这间工作室里还有可以生产任何颜色油漆的机器,大量的帆布和底料。他还花了几万美元买了一个做画框的模具。在工作之前,他把所有能想到的材料都集中在手边,需要的一切都在20步之内能拿到,如此,所有的事都变得简单了。

这是一间很有激情的工作室,放着安迪心爱的滑板,音箱一直播放他痴迷的音乐和La Croix苏打水。“如果我们在这里感到很开心,工作也会特别顺利。”莱克说。

安迪·布兰克在布鲁克林的工作室

图源:ARTnews

现在,安迪每一天都相当忙碌,他要不就是在研究新的创作材料,新的色系,或是即将发布的限量版作品,要不就是为他新的摄影作品寻找拍照题材。

而布兰克和莱克特别沉迷于每天下午的时间,这是他们搞研究和开发的时间,他们称之为 “crafternoons”,用各种图像或材料进行实验。

图源:ARTnews

卖货是通过自己专门的网站,没有画廊或任何中间商。他们在Instagram和Pinterest来展示艺术品的制作过程,这是吸引观众从而获客的重要渠道,也是获得客户反馈的最直接的渠道

他们听取大家的意见,有时候他们推出的新产品就是采纳了这些意见而制作的。有时候一件成功的作品也会被扩展成一个系列来推出。

在他们的“crafternoons”,不管想出了什么点子,他们都从头到尾拍摄下来,记录整个过程,这样就可以复制任何意外的发现。日积月累,建立了一个实验素材库,当有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用。

图源:andyblank.com

随着团队想出更多的点子,销售额也在上升。“第一年,我们赚了几十万美元,”布兰克提到公司的收入时说。而现在公司的收入已经达到每月10万美元。作为初创企业,这样的收入是令很多人眼红的。

布兰克在移居美国之前,他的工程和金融背景让他认识到,艺术创作可能有很高的利润率。

布兰克说:“对我来说,我还在路上,还在构思我的故事,依然在试验阶段。” 说不定有一天,宜家会想要收购我的这项业务。”



安迪的作品 图源:andyblank.com

艺术圈中集开发、制作、推广、销售于一身的艺术家不少见,如Kaws、村上隆、安迪·沃霍尔等等。但如安迪·布兰克这样低廉的价格与可靠的质量保证给入门级别的艺术品购买者提供了解决方案

如今疫情在全球肆虐,然而从人们憋在家里想方设法的搞怪娱乐,阳台上的共同歌唱中,我们同时也看到了乐观与希望。疫情终究会过去,而在经济萧条和消费下沉的环境下,安迪的方式,也许就是艺术某种新的出路



原创:阿尔法君本人

文章来源: ArtAlpha艺术阿尔法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