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20年代废弃造纸厂被改造成家:没有隔墙,就像一处画廊!

安邸AD

2020-03-26 13:50:46

已关注



青年人在大城市里租房难,已成为全球性问题;而城市化进程中,那些未能有效开发的闲置用地和废弃建筑,也亟待解决……


居住,关乎未来发展。在荷兰,跨界设计师Sabine Marcelis就和建筑师男友Paul联手,将位于鹿特丹港口的废弃造纸厂改造成为了兼具工业风与画廊格调的个性之家,让生活的滋味与工作的乐趣在这里美妙交汇。



Sabine Marcelis

来自荷兰的跨界设计师


创意的世界里存在着有趣的交叉路口:即使不曾在这些领域受过专业训练,有时,一个人也可以游走多个领域,留下可贵的影响。活跃于不同领域的荷兰设计师Sabine Marcelis便是这样一类创意者,她很小的时候就随家人移居新西兰,在异域岛屿长大。



她在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修读了两年工业设计后回到荷兰,在埃因霍芬(Eindhoven) 设计学院继续学习,毕业后于鹿特丹创立Studio Sabine Marcelis,开始了多元的设计事业。


● Sabine Marcelis 携手FENDI设计并打造“水形密语(The Shapes of Water)”项目


凭借着别样的审美能力,Sabine Marcelis的创造力在产品设计、室内装饰和艺术装置之间无缝衔接,在Sabine看来,她创作的不是产品,而是美妙的体验



? Repossi的巴黎旗舰店


除了与时装品牌Celine、Fendi和 Isabel Marant合作,Sabine Marcelis还曾携手荷兰OMA建筑事务所,为意大利珠宝品牌Repossi的巴黎旗舰店设计店面。而这一次,她将无限创意运用到了自己和建筑师男友Paul的家中。



100年历史的废弃造纸厂

蕴藏着家的无限可能


“ 我们第一次走进这里时,空无一物,没有水和电,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在搬到新家之前,Sabine与身为荷兰OMA事务所建筑师的男友Paul在“antikraak”公寓住过几年,这是荷兰一种非常普遍的居住方式,指住户以极低的租金住在废弃的建筑物中,但也可能会在没有预先通知的情况下被中止居住。


Sabine回忆:“当我们突然被告知必须搬走时,立刻开始寻找一个能让我们按自己的意愿去设计的地方。”



最终,他们在Sabine喜欢的Coolhaven区找到了可以安家的处所,这是一个很酷的港口城区,这一带以前比较破落,近几年发生了巨变。如今你能在这条街上找到自己烘焙咖啡豆的家庭咖啡馆,每周都会安排美食制作体验或文化活动;还有艺术剧院、健身房,以及越来越多的新奇建筑……处处充满了生活的朝气。


Sabine和Paul买下的房子是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造纸厂,后来在90年代被改造为银行办公室,但最近几年一直处于废弃状态。几乎从零开始,也意味着无限可能,激发他们创建出一个反传统、不寻常的居所。“我们原本预计花3个月时间装修,最后却持续了一年多才完成。”Sabine说。



打破墙壁的阻隔

开放、开放、还是开放


“ 我的家是一个灵活的空间,适合我的任何心情,生活每时每刻都在启发着我的创意思维。



公寓最靠里的部分室内空间被打开,变为一个露台,让阳光洒入室内。其余空间内没有任何墙壁,只有浴室例外。


“我们希望家中没有墙壁的阻隔,这里最初就是个没有隔墙的空间,延续敞开的状态也符合我们的设想。我们尽最大可能保持开放无阻的布局,只在必要情况下用帘子制造暂时的分区:卧室、客厅、餐厨区、影音区;只要打开帘子,这些区域立刻汇合为完整的空间,灵活地变换出不同的气氛。”Sabine说。


客厅


Pierre Paulin设计的Osaka 长沙发包裹着粉色的Febrik饰面,蛇行般穿过开放式空间,圆形地毯上,出自Sabine的朋友和合作伙伴、丹麦艺术家FOS的Diamond咖啡桌,材质是混凝土和镜面钢,墙上挂着 Sabine和Brit van Nerven设计的Off Round Hue镜子。


用来分隔空间的彩色图案幕布是 Sabine的另一位朋友Ehssan Morshed Sefat制作的,这位设计师朋友从他大学时的笔记本里选取了若干图像印在幕布上。


餐厅



餐厅里,Sabine将以前某个设计项目遗留下来的玻璃板材料用作餐桌的桌面, 奇特的餐椅是用泡沫和树脂堆叠而成的,仿佛是雕塑。桌上的金属托盘里放着丹麦艺术家FOS制作的餐具,以及Paul从跳蚤市场淘来的青铜胡桃钳和开瓶器。地上靠着墙的画作是Pim Top的“Chair #1”。


书房



书房里,Phil Proctor设计的从地面到天花板的整墙书架,书架上摆放着屋主最珍视的书籍和物品。玫红色的Impose马鞍式座椅出自Handmade Industrials,其材质是包裹着植绒的聚苯乙烯。白色边桌是为Celine定制设计的Pyramid Candy Cube立方体。地毯出自荷兰城市Eindhoven的设计师二人组Rens。


露台



露台以后还会再改造为泳池区,嵌于外墙中的复古玻璃砖是Paul在法国发现的。白色的复古椅子出自Pierre Paulin,黄色玻璃长方体是Sabine为戛纳电影节荷兰馆设计的作品原型。


厨房



厨房灶台和岛式操作台由Sabine和Paul设计,相匹配的酒吧凳也是由他们定制设计。岛台上的是Valentina Cameranesi为Bloc Studios创作的淡粉色雕塑。墙上挂着一张Jonas Lutz的画作。


卧室



卧室区安装了双轨双层幕布,是Sabine采用温室专用面料制成的,便于调控照明,壁灯是Sammode Studio 的Elgar系列。在床的后面,靠着墙的灯具雕塑出自Sabine 于2017年与Bloc Studios合作 的系列,其材质为大理石和霓虹灯。床头桌是Sabine与Max Lipsey合作设计的Metal Candy Cube的原型,采用钢材制成。


浴室




走廊左侧的门后便是浴室,浴室的内部铺着艺术家Jonas Lutz设计的“鲑鱼粉”Salmon瓦片。镜子由瑞典艺术家Jenny Nordberg设计,来自Etage Projects,金属水槽来自二手市集。



受粗野主义启发而设计出来的另一间浴室,以混凝土砖作为主要材料,镜子是用 Sabine的某个商业设计项目的样品改制的。



与艺术品相拥

超越我们对家的日常定义


“ 纯白色的基调带来静止的感觉,也是一种留白,让我们能在家中逐渐填充新的物品。


? 以砖块和混凝土为灵感的图腾雕塑出自Magnus Pettersen,弯曲的坐席是比利时设计师二人组Muller van Severen以钢丝制作的Wire S椅的原型。


虽然这个家偏工业风格,有裸露的砖墙和带地暖的水泥地板,但纯白色的墙面让它看起来似乎更像一个高雅的画廊。


但Sabine的用意恰恰相反:“我们更愿意把这里视为‘不只是家的家’。它让我们每日的生活里有朋友们的设计和艺术作品相伴。我们只是想生活在一个干净、有序而又不阻碍灵感的环境里,而不是好看的画廊或博物馆。”



墙上的艺术品名为“One Yellow Line”,是荷兰艺术家、设计师Thomas Trum绘制的壁画,他的作品多数是单独一段线条。为了创作这幅画,他制作了一支巨大的毡尖笔,一气呵成完成了整幅画。


? 沙发由Martin Visser设计,绿植的花盆是屋主自己用混凝土砌块改制的。


令这个家与众不同的还有放置其中的器物,但Sabine很注意避免将家变成她自己的作品展场,“有一块镜子是我设计的,还有几个立方体的原型样品,其中有一个已被改制为花盆。餐桌的桌面本来是我为某个项目制作的测试版本,我给它加上底座,改为一件新家具。家里的大部分艺术品都来自我们与艺术家和设计师朋友的交换。总之,我们留在身边的每一件物品背后都有故事,这些隐含在其中的意义才是我们最为看重的。”


来源原创 灵活开放的 安邸AD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