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色AV在线

中国古代画家比你还会吸猫!

A

2020-03-24 12:09:15

已关注

如果说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那么猫一定就是人类最好的主子

尤其是近几年

吸猫文化已经发展到了空前高度

身娇体软,性格傲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甘愿拜倒在猫主子的肉垫下

 


说到猫咪统治人类,已经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4000多年前的古埃及。

从那时起,就是猫统治人类了:古埃及人将猫视为战争女神和家庭守护神巴斯特神的化身,故这个神常被描绘成猫头人身。在当时,即使是无意打死一只猫,也要处以绞刑。

而要说到中国的吸猫文化,大约公元四世纪开始,中国人就开始接触猫了。

中国对于猫类的记载及文献,最早出现于西周时期的《诗经·大雅·韩奕》,其中记载“有熊有罴,有猫有虎。”在这里的猫,与熊虎并列,可见当时的猫未被驯服,是作为野猫进入人类视野。

 

大家都知道,西周重鬼神之说,巫术之道盛行,他们认为周朝人的祖先是谷神,而猫可以抓老鼠,保护粮食,是粮食的守护神,所以猫被周朝视为国泰民安的象征,当做神明一样来崇拜,这与古代埃及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漆盘中,刻有猫的纹样,可见当时猫已经进入主流社会。


在此之前的战国时期,《韩非子》就提到“使鸡司夜,令狸执鼠”。

 

在东方朔《答骠骑难》中说道:“骐鳞、绿耳、蜚鸿、骅骝,天下良马也,将以捕鼠于深宫之中,曾不如跛猫”。

 

虽说是讲的物各有能,能各有用,但可以从字里行间见得,在西汉时期,人们已经开始尝试饲养猫来专司捕鼠之职。这一点,在《礼记·郊特性》中也曾提到:“迎猫,为其食田鼠也。”

 

魏晋处于乱世,对于猫的记载寥寥无几。

 

在走向盛世的隋唐,国泰民安,那时候的人们宅在家里可不能像现在一样,刷刷抖音追追剧,还能自学做凉皮。没有手机的日子怎么过呢?当然是吸猫啦!

猫从捕鼠的家畜变成了可供把玩的宠物,唐朝甚至将一对白猫当成珍宝赠予日本,做“国民外交”,足见当时猫受人重视的程度。关于猫的记载也多了起来,还有很多故事。

 

在天宝年间的判官裴谞,有《又判争猫儿状》一诗:“猫儿不识主,傍家搦老鼠。两家不须争,将来与裴谞。”面对双方争着要当铲屎官,判官最后直接说,这铲屎官我来当!可见猫咪多么惹人爱。

 

唐着名文学家韩愈曾写过一篇《猫相乳说》,其中记载了一只母猫救了两只非亲生小猫,之后感叹道:“夫猫,人畜也,非性于仁义者也,其感于所畜者乎哉!”爱猫之情溢于言表。

《宫乐图》

在此时期,猫入画作,也屡见不鲜,许多仕女图中都有猫的身影。周昉的《宫乐图》中,仕女凑在一起闲谈品茗,桌下的小黑猫正在酣然午睡,好不快活!

 

《唐朝名画录》中也有“卢弁,善画猫儿”的记载,此后的刁光胤、何尊师等都是画猫名家。

 

就连一代女皇武则天都没逃过喵星人的萌力攻击,可谓是一代猫痴。

她收集各种名猫极品,豢养于宫中,对猫宠爱有加。但后来与萧淑妃争宠恶斗,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萧淑妃,故其在死前,曾凶狠地咒骂武则天:“阿武妖猾,乃至于此!愿他世生我为猫,阿武为鼠,生生扼其喉。”

 

武则天对此耿耿于怀,遂下了宫中不准养猫的禁令。

 

到了宋代,本是后宫专宠的猫走入了寻常百姓家,更是被文人雅客所喜爱。《韵府》云:“猫本狸属,故名狸奴。”

南宋周密所着的《武林旧事》中提到,宋朝市场上已经出现了贩卖猫窝、猫鱼、猫的商贩,甚至出现了专门的寄养服务。

 

要说到宋代着名的猫奴,那非爱国大诗人陆游莫属了。

 

也许你听过他与唐婉“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的凄美爱情故事;也听过他“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爱国情怀;甚至知道他是“采掇归来便堪煮,半铢盐酪不须添”的超级吃货。

他对猫的喜爱,在他的诗作中便可窥得一二!在他晚年闲居山阴鉴湖老家时,为了保护家中的粮食和书籍不备老鼠啃噬,他便“聘”猫回家:

“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

惭愧家贫策勋薄,寒无毡坐食无鱼。”

 

在宋代,养猫可是很有讲究的。"聘狸奴"之前,要翻看专门为猫设定的黄历《象吉备要通书》,在挑好日子后,还要画一张“纳猫契”并给出“聘礼”。陈郁的《得狸奴》又提到:“穿鱼新聘一衔蝉”。这里说到了“穿鱼”与陆游的“裹盐”都是宋代接猫回家的重要仪式。

从将小狸奴迎到家中开始,陆游便走上了猫奴的不归路。光是赠猫的小诗,就写了十几首。

 

“盐裹聘狸奴,常看戏座隅。”

(用盐换来的小猫害羞,躲在椅子下面不出来)

 

“仍当立名字,唤作小於菟。”

(於菟:老虎)

(给小猫起了名字,叫做小老虎)

 

“服役无人自炷香,狸奴乃肯伴禅房。

昼眠共藉床敷软,夜坐同闻漏鼓长。

贾勇遂能空鼠穴,策勋何止履胡肠。

鱼飱虽薄真无愧,不向花间捕蝶忙。”

《鼠屡败吾书偶得狸奴捕杀无虚日群鼠几空为赋》

(看看这名字,颇有大战得胜的感觉,猫咪一来老鼠都吓跑了。不光能捕鼠,又不调皮又不馋鱼,抱起来更是手感舒服。)

 

热恋期过了,也有小矛盾。大猫顾着睡觉,陆游的书又被老鼠咬坏了,陆游忍不住发了脾气。

 

“狸奴睡被中,鼠横若不闻。

残我架上书,祸乃及斯文。”

(光顾着睡觉,也不管管老鼠,我的书都被咬坏了,真是败坏斯文!)

 

发脾气也没用,谁养人家是主子呢?陆游转念一想,不抓老鼠,晚上暖暖脚还是挺有用的。

 

“榖贱窥篱无狗盗,夜长暖足有狸奴。”

 

晚上抱着猫睡觉的幸福生活,谁不羡慕呢?尤其是在大冷天的时候,抱着暖呼呼的猫,夫复何求呢?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一

 

外面狂风大作,风雨交加,抱着猫在家里烤火,安逸。但也不影响抒发后半句的爱国情怀——“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生动形象的诗句描绘了陆游与他的小老虎相伴生活的样子,字里行间都是浓浓的深情,光是读起来就感觉温暖有趣。

 

我们见到猫主子只会喊:“太萌了!”而在秦观口中,则变成了“闲折海榴过翠径,雪猫戏扑风花影”。

 

明清时期,养猫的风气更盛,明代的多位皇帝都是猫奴,还设置了“猫儿房”来饲养御猫。

 

《酌中志》记载:“猫儿房,近侍三四人,专饲御前有名分之猫,凡圣心所钟爱者,亦加升管事职衔。”御猫得了圣心,不光有专人照顾,还能当官儿,被直呼“猫管事”。

 

明宣宗朱瞻基被后人戏称“蟋蟀皇帝”,他可不光爱斗蟋蟀,还钟爱画猫。绘有《花下狸奴图轴》、《壶中富贵图轴》等六幅狸猫图卷。

 


明·朱瞻基《五狸奴图》(局部)

明世宗嘉靖皇帝有只极通人性的狮子猫,名唤“霜眉”,霜眉死后,嘉靖悲痛万分。据《万历野获编》记载:“上痛惜,为制金棺,葬之万寿山之麓;又命在值诸老为文,荐度超升。”

 

清·黄汉《猫苑》

到了清朝嘉庆年间,黄汉所着的《猫苑》分为了“种类”、“形象”、“毛色”、“灵异”、“名物”、“故事”、“品藻”。广收中国历代有关猫的典故、寓言及传说,是中国关于猫较早的着作,可以说是古代的《吸猫攻略》了。

 季羡林先生与爱猫

近现代以后,猫咪占领地球更是轻而易举,各大名家纷纷也沉迷于猫爪之下。季羡林前后后养过二十几只猫,家人不堪其扰,但他觉得自己生活在天堂!

 

丰子恺与猫

丰子恺还专门为自己的猫写了一篇文章《白象》,把自己家猫夸上了天:

 

“从太阳光里走来的时候,瞳孔细得几乎没有,两眼竟像话剧舞台上所装置的两只光色不同的电灯,见者无不惊奇赞叹。收电灯费的人看见了它,几乎忘记拿钞票;查户口的警察看见了它,也暂时不查了。”

 

爱猫白象

竟然像玛丽苏小说的女主角,可见在他的心中,家里的主子是多么的可爱!他画笔下的猫更是生动活泼~

 

 

从古至今,人类对猫的爱有增无减

无论有多不开心的事情

怀里抱着软乎乎的小东西

心就已经被软化了

看来人类逃不过喵星人的肉垫了!



毕竟已经在喵星人爪下数千年了

我们吸的不是猫

是前辈给我们留下来的文化!



作者:A 

文章来源:北京BANG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